大长淫影视
首页 > 激情小说 > 别具韵味的女人
别具韵味的女人
  去年四月,我的一个很久都没有交往的高中女同学突然来到我的办公室找我,和她一起来的还有另外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看起来大约有三十六、七岁的样子,脸蛋不是很漂亮,但五官长的都很秀气,身高有一米六五左右,
打扮的很时尚。


  在我们北方四月的天气还是有点冷的,但她就已经穿裙子了,当然是那种厚裙子。胸脯高耸、屁股浑圆(我最
喜欢看女人的屁股了),一看就是那种很有韵味而且很性感的成熟女人。


  我同学介绍说这个女人是她的大姐,来请我帮忙办一条长途线路的营运证的。
  当时这条线路是非常热门的一条线路,竞争特别的激烈,赚钱容易但办证很困难,最后要分管副局长审批,而
这位分管的副局长不是别人,正是我的姐夫。
  我同学不知从那里得到了这个资讯,就带她姐姐来找我想办法。


  我当时对这事能不能办好心里没底,不敢答应,就推脱。


  我同学在一边好言相求,她的姐姐更是小弟弟长小弟弟短的叫着,说一定要请我尽力帮忙。她说她已经花了所
有的积蓄,又借了二十多万,把车都买了,要是办不成那可就掺了。说着还从包里拿出两条烟(400多元一条)
硬塞在我的办公桌里。


  看样子确实没有办法推脱掉了,加之又碍于同学的情面,我只好答应试试。
  我先避开她们出去打了个电话给我姐夫,把这事和他说了,并问他这事能不能办,会不会影响他。姐夫回答说
可以办但要等几天。


  我心里有了底后就对她们说事情很困难,但也不是没有希望的,她们听了有些高兴又有些失望,让我晚上把我
姐夫约出来吃饭,我就当他们的面给姐夫打了电话,我知道姐夫是不会答应出来吃饭的。她们见请不到我姐夫就一
定要请我。
  晚上我们六个人:我同学和她的丈夫、同学的姐姐、同学姐姐雇佣的两个司机、以及我就去了xx渔村的一个
包间,吃饭的时候才知道我同学的姐姐已经42岁了(靠!不是我开始看走眼了,现在女人的年龄还真不好猜的准。),
两年前因丈夫在外包「二奶」而离婚了,有一个儿子上高二,判给她了。离婚时她丈夫给她20多万,还给她一个
机电门市,但不久就遇到门市拆迁,新门面不好找,且她对机电生意也不熟悉,就把原来的生意让给别人了,又得
了20多万。
  她不想坐吃山空,后经别人指点说如果买一辆车,请两个司机,包给一个可靠的人跑长途客运,既省心又可以
每月净赚几万块钱。於是她就买了一辆豪华大巴,没想到办准运证时遇到了麻烦,这才通过她妹妹找到了我。


  席间,两个司机很能喝,我同学和他的丈夫喝的很少,「大姐」(二两酒下肚以后我就顺着我同学叫她的姐姐
为「大姐」了)也喝了不少,我的酒量应该说还是很不错的,也喝了有六七两白酒,但还清醒。


  在酒精的刺激下,酒桌上的气氛越来越融洽,两个司机喝的也越来越多了,「大姐」不停的和我推杯换盏,一
个劲的夸我古道热肠,英俊潇洒,(此非夸张,兄弟我身高一米七九,被誉为单位的第一美男子)还不时的用胳膊
有意无意的蹭我两下。


  我那时都没有敢多想,一来是同学的姐姐,二来她比我大整整10岁。
  自打这顿饭以后,几乎每天「大姐」就来我办公室一趟,问准运证办到什么程度了,还需要做那些工作,每次
来都可以看出是经过精心打扮的。但我姐夫那边一直要我等。


  大概是第五天吧,一个周末的下午,快下班时「大姐」又来了。聊了一会,「大姐」提议说把她妹妹和妹夫叫
来,我们一起吃晚饭,我没同意。她又说:「孩子住学校了,只有星期天才回来,反正我一个人不做饭,你也一个
人没地方吃(我以前和她聊天时说过,每个周末我老婆都要带孩子回娘家住。),全当陪大姐吃顿饭了。」我只好
答应了。


  「大姐」当时就用手机给我同学打了电话,让他们赶到xx酒店(后来想「大姐」为什么不用我办公桌上的电
话而用手机,其实很可能根本就没真打。)。我们到了xx酒店后,一直等了有半个小时,我的同学和她的丈夫也
没有来。於是「大姐」又打电话过去问,然后告诉我说我同学两口子突然有事了,没办法来了,这顿饭只好我们两
个人吃了。


  「大姐」点了很多菜,问我喝什么酒,我说喝一点啤酒就算了吧,「大姐」不同意,执意叫白酒。每人喝了有
二三两以后,「大姐」说喝闷酒没意思,要划拳喝,我们这里划拳时每一个回合双方都要握一下手。握手时我感觉
到「大姐」握我的手很紧,时间也很长,而且还不时的在我手上摩裟,且眼睛里闪动着春光。
  我的心也顿时有点动了,但同时也有点犹豫,还有点拿不准对方的真实意图。
  划拳的结果是她输的多我输的少一点,一瓶白酒喝完后,不知不觉讲话就荤了起来,有时还拉拉扯扯的。


  她说她前夫找的那个「二奶」虽然年轻,但皮肤像麻布一样粗糙。她自夸说:「别看大姐40多岁了,皮肤保
养的比大多数20岁的小姑娘都好。」她说着就把毛衣和衬衣一下字就掀到了胸罩上边,露出了白白嫩嫩的肚皮,
两个圆鼓鼓的乳房也露出了一大半,我的眼都看直了。


  正在我看到高兴的时候有人敲门,「大姐」赶忙把衣服拉了下来,进来的是服务员,是来送啤酒的。原来在刚
才我上卫生间的时候「大姐」又叫了啤酒。
  喝啤酒的时候我就开始放肆起来,主动讚扬说:「大姐的皮肤身材保持的真好,比我媳妇的皮肤还好(的确如
此),很诱人!」。


  她说:「诱着你了?」


  我回答:「我被诱的不得了。」


  她反而不说话了。每人又喝了两瓶啤酒,我看她有点醉了,就起来说不喝了,我扶着她出去,她还记得去结帐。


  出来后我叫了一辆的士要把她送回家,她也没有反对。上车后,刚在后排坐下,她的头一下子就靠在了我肩上,
手顺势就放到了我小弟弟上。我看见她眼睛紧闭,的确象喝醉的样子,但她的手在我的小弟弟上却不时的滑动,等
到她家的时候小弟弟已经精神焕发了。


  下车后她还是一副不胜酒力的样子,我的心里当然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就顺水推舟的扶着她,一只手按在
她靠近我的那只乳房上,不时的揉捏一下,另一只手托住她那硕大柔软的屁股,不断的顺着她的屁股沟向下滑,到
四楼时我的手已经能感觉到她两腿之间的柔软和湿热了。


  到了四楼,从她的包里拿出钥匙开门进屋,进去一看,面积不算很大,三居室。扶她坐到客厅的沙发上,问她
要不要喝水,她说不要喝,刚才喝了一肚子啤酒,不渴。她叫我自己倒水喝。


  她进卫生间后我就听见了她小便时尿流冲击马桶的声音,顿时眼前便浮现出一幅活色生香的春宫图。浑身不由
自主的就燥热起来,有一股强烈的冲动,想沖进卫生间去看她小穴。


  「大姐」洗澡的时间不长,十来分钟后就带着浴后的娇雍和一身香味走了出来,她出来时我的脑海里还在浮想
联翩:一是想像着她裸体时大白屁股,二是想用什么样办法和她进入正题,想着想着下边的小弟弟不知什么时候已
经支起了帐篷。


  「大姐」穿着宽大的浴袍径直走到我身边坐下,瞟了我一眼后,眼神便直勾勾的落在了我那高耸的裆部。我正
不知该如何是好,她的一只手就突然的按在了我的小弟弟上。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楞在了那里。两三秒后,我的
意识恢复了清醒,就一把把她搂了过来,对准她的嘴唇狂吸起来。手也插到了她的浴袍里,直奔她胸前的两座小山
峰而去。


  她的乳房温暖而柔软,但弹性稍差了一点,乳头较大,已经有些变硬了。我摸了一会她的乳房,就把手顺着她
的小腹移到了那片茂密的草丛,刚想伸出手指去探测她的玉洞,她就一把将我推开了。


  我不知怎么回事,她就把我的手拿出来说:「小笨蛋,洗澡去!」


  我於是就趁机说:「你帮我洗。」


  她站起身来,拉着我的手说:「走吧。」


  她带我进了她的卧室,我把衣服脱了的光光的,挺着小弟弟跟她进了卫生间。
  看着她把冷热水调好后,我说:「大姐,你也把衣服脱了好不好?」


  她说:「小笨蛋,你洗澡我干吗要脱衣服?」


  我没回答,站在淋浴龙头下把浑身弄湿后,抱住她,硬把她的浴袍给扒了下来,这样她的身体便一览无余的呈
现在我的面前。除了腹部稍微有点赘肉外,她的身材应该说是完美的。


  她的皮肤细腻如绸缎,乳房较大且有一点下垂,但我的感觉是垂得恰到好处。她的屁股和我想像的几乎完全一
样:又大,又白,又圆。


  「大姐」让我老实的站着别动,她来给我洗澡。她给我洗的极为仔细,洗我的小弟弟时尤为认真,我看见她撅
着肥白的屁股给我洗小弟弟时,冲动的不得了,一把就把她拉起来,从后面紧紧的抱住她,小弟弟在她的屁股沟里
上下不停的摩擦。


  就这样我们慢慢的挪进了她的卧室,我一下子把她推倒在床上,她的两腿分开垂在床下。我看见她那浓密的阴
毛下两片略显黑色的、肥厚的阴唇微微的张开,有些粘稠状的液体在里闪着光亮。


  我俯下身去,分开她的两片大阴唇,其花芯竟是惊人的红嫩。


  我和她开玩笑的说:「你皮肤嫩是用化妆品保养的,你的小穴里面也经常用化妆品?」


  她说:「是啊,等会你射出来的就是最好的化妆品。」


  那天晚上,我第一次舔了女人的阴部。她也用尽了浑身解数来愉悦我,我们俩极尽了男女之欢。其细节也不必
仔细剖隽耍和大多数的色情小说的描写大同小异。


  以后我们又有数次云雨之欢,直到大约半个月之后她的营运证办妥。


  她的事情办妥后,她还数次约我,但我没有应约。


  原因是这样的:


  有一天我的同学(她的妹妹)来找我,告诉我说,我和她姐姐的事从第一次她就知道,她希望我们不要保持这
种关系。我答应了她。


  现在想起来有点后悔,但我答应的事情我是会做到的。


  还有一点怕的就是我们做爱时从未採取任何的避孕措施,而且有几次我是射在她的体内的。我担心她会怀孕,
从而会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但直到现在,我所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出现。谢天谢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