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长淫影视
首页 > 激情小说 > 豪门浪荡史
豪门浪荡史
  四百五十三少妇宁波二


  「呼……呼……呼……」吴宁波的娇喘声变得更加急促,她的双手也紧紧的抱住了齐欢的后背,娇躯在齐欢的
怀里蠕动着。脑海中的玲的身影一闪而过,齐欢恢复了一丝理智,齐欢强忍着心中的冲动,伸手将吴宁波扶了起来,
让她的脸正对着齐欢的脸。吴宁波的脸很红,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放射出无比的柔情和蜜意,仿佛要把齐欢融化似
的。


  「大姐,我……唔……」齐欢刚想开口说话,吴宁波红嘟嘟的小嘴就朝齐欢的嘴印了过来,在四唇接触的那一
刹那,齐欢只觉得脑中「嗡」的一下,最后的一丝清明也终于被无边的欲火所淹没,一切都像是命里注定似的,齐
欢彻底的沉沦了。


  「嘿……咻……」齐欢们两人的呼吸都十分的急促,他们的嘴唇激烈的交缠在一起。他们都紧紧的搂着对方,
好像要把对方的身体跟自己融为一体似的,想不到平时温柔娴静的吴宁波会突然变得这么狂野,让齐欢有种异样的
感受。香滑软腻的小舌有如一条灵活的蛇般伸进了齐欢的口腔,诱惑着齐欢的神经;齐欢也不甘示弱的伸出自己的
舌头,和这灵活的小蛇纠缠在一起,不眠不休。


  齐欢变得粗野起来,右手在吴宁波那丰满的臀部大力的揉捏着,而左手则从吴宁波的羊毛衫下面探了进去,隔
着内衣将她的右乳抓在手中,用力的抓捏起来。
  噢,那软中带硬的触感实在是太美妙了,一阵阵快感直冲大脑,胯下的大鸡巴已不知什么时候耸立了起来。


  齐欢有些急不可耐的把吴宁波推倒在了沙发上,伸手就欲去脱她的衣服,吴宁波突然挣扎着坐了起来,娇羞无
比的看了齐欢一眼,媚眼如丝的小声道:「到房间里……好吗?」齐欢微一愣神,然后点了点头,拦腰抱起了吴宁
波柔软如绵的娇躯就向卧室走去。吴宁波的双手抱着齐欢的脖颈,小嘴吐气如兰,娇喘微微,整个娇躯也变得火热。


  到了卧室之后,齐欢将吴宁波往床上一抛,飞快的拉上窗帘,然后就朝床上的吴宁波扑去。吴宁波四肢张开,
软软的躺在床上,媚眼含情的望着齐欢,任由齐欢在她的额头、脸上、脖颈上留下一串激情的吻。可惜身上的衣服
阻止了齐欢前进的步伐,吴宁波仿佛洞烛了齐欢的心思,红着脸朝齐欢羞涩的一笑,将上身微微抬起,同时将双臂
举过了头顶。


  齐欢的心砰砰跳得好快,仿佛要从胸膛跑出来似的,齐欢屏住了呼吸,有些笨手笨脚的将羊毛衫从吴宁波的头
顶脱了下来,映入眼帘的是一件白色的衬衫,两座饱满的玉峰将衬衫顶得高高的;很显然吴宁波并没有穿胸罩,两
粒乳头的形状清晰可见,齐欢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感觉有些口干舌燥,视线也停滞在吴宁波的胸前。


  看到齐欢有些笨笨的样子,吴宁波嫣然一笑,然后伸手解开了衬衫上所有的扣子。齐欢跪在吴宁波的身旁,怀
着一种近乎虔诚般的心情,双手握住衬衫的衣襟猛的往两边一翻,两座白白的、挺挺的乳峰就一下子出现在齐欢的
面前。噢,实在是太美了。像两个反扣的玉碗似的,吴宁波的乳房呈现出完美的形状,饱满而坚挺,毫无一丝下垂
的迹象。在乳峰的顶端,两圈紫红色的乳晕包围着两个鲜红欲滴的樱桃,像是在向齐欢示威似的骄傲挺立着。


  齐欢完全迷失了,扑在了吴宁波的胸前,一口含住她的左乳,舔咬吮啮起来;而齐欢也没有厚此薄彼,右手盖
住了吴宁波的右乳,轻柔的抚摸揉捏起来。
  齐欢闭上了眼睛,呼吸着动人的肉香,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自己的童年,回到了母亲的温暖怀抱。齐欢不厌其
烦的在吴宁波的乳房上舔着、吮着,时不时的还把樱桃般的乳头含在嘴里轻吮,并用舌头沿着乳晕打圈,齐欢的动
作十分的轻柔,因为齐欢怕唐突了吴宁波。在齐欢的轻捻慢拢下,吴宁波胸前的两粒樱桃变得更加坚挺起来,同时
她也有些难耐的轻哼起来:「嗯……哼……嗯……」
  耳边听着吴宁波娇媚无比的娇哼,心中的欲火更加炽烈,齐欢抬起头,看了一下吴宁波,只见她娇靥酡红,双
眸紧闭,鼻息咻咻,双手则难耐的抓着身下的床单。看到吴宁波的媚态横生的样儿,齐欢再也无法忍耐,双手直攻
她的腰带,吴宁波也急不可耐的抬起了臀部,让齐欢顺利的将她的裤子脱下,至此吴宁波的身上只剩最后一道防线。


  齐欢低头审视着吴宁波最后的堡垒,只见一条白色的内裤紧紧的包裹着她的阴部,一团黑色勾勒出的轮廓清晰
可见,在其中央部位还有些许水渍的痕迹。齐欢屏住呼吸,伸手抓住了内裤的两边,轻轻的向下褪去。


  吴宁波配合的将阴部挺起,让齐欢顺利的将内裤褪到了大腿根部,齐欢终于见到了吴宁波无比动人的私处:呈
现出诱人的粉红色肉缝横亘其中,浓密的阴毛因为缺少修剪而稍显杂乱,有少许因为被渗出的玉液浸湿而伏贴在肉
缝的两边。
  急切的将内裤沿着吴宁波修长的玉腿拉出扔在一边,齐欢有些手忙脚乱的解除了自己的武装,胯下的大鸡巴从
内裤里解放出来的时候已经呈现一柱擎天的态势,硬得有些发胀。在齐欢脱衣的同时,齐欢注意到吴宁波的美眸张
开了一条小缝在偷偷张望,当齐欢的粗壮的大鸡巴暴露在空气当中的时候,齐欢听到了吴宁波发出了极其轻微的一
声惊呼,看来齐欢的尺寸有点吓着她了。


  齐欢轻轻的伏在了吴宁波的身上,吴宁波睁开眼睛羞涩的看了齐欢一眼,又立刻闭上了眼睛。注意到吴宁波的
秘处已经足够湿润了,齐欢没有再迟疑,用手引导着坚硬如铁的大鸡巴抵住了吴宁波的蜜穴,在两人下体接触的一
刹那,齐欢明显感觉到了吴宁波身体一颤。


  齐欢并没有立刻就采取行动,而是低下头去找吴宁波的樱唇,吴宁波娇喘微微的樱唇自动迎了上来,与此同时
她的一双玉腿缠上了齐欢的腰部,而她的柔荑则圈住了齐欢的身体用力往下一拉,「噗哧」一声,大鸡巴顺着玉液
的润滑,一下子充满了她的蜜穴。


  「啊……」齐欢和吴宁波同时发出了一声轻呼,齐欢只觉得大鸡巴一下子进入了一个温暖的所在。哇,实在是
太紧了,齐欢只觉得大鸡巴被四周的秘肉紧紧的包裹着,一种强烈的快感直冲大脑,差点让齐欢「出师未捷身先死」。
想不到吴宁波的女儿都已经成人了,她的蜜穴却如处女般紧窄狭小。


  注意到吴宁波轻轻皱起了眉头,齐欢柔声问道:「吴宁波,你还好吧?」听到齐欢关切的声音,吴宁波羞涩的
睁开美眸看了齐欢一眼,以轻如蚊蚋般的声音道:「好久没有过了,一下子有点不适应,而且…而且…你的…太大
了……」说完她羞涩的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都在微微的颤抖。本来还能保持住自己理智的齐欢,被吴宁波这充
满诱惑的媚态逗得欲火焚身,齐欢再也忍不住了,双手搂着吴宁波的腰部就开始抽动起来。


  「嗯……啊……啊……」吴宁波紧咬着银牙,不让自己的小嘴里发出让自己脸红的叫床声,殊不知这恰好适得
其反,有如火上浇油般刺激得齐欢欲念更旺,最后一丝的怜香惜玉之心也在熊熊的欲火当中被烧掉了,齐欢兴奋如
狂,双手搂着吴宁波的纤纤柳腰就是一阵狂抽猛插,顿时室内响起一阵急促的撞击声,「啪」、「啪」、「啪」有
如急促的鼓点,敲在他们的心房。


  「啊……齐欢……轻点啊……啊……」吴宁波似乎不堪鞑伐,从咬着一绺秀发的樱桃小嘴里发出了求饶的声音,
但她的身体却背叛了她的内心,她的双手紧紧的将齐欢的身体拉向她,同时腰部剧烈的挺动着,迎合着齐欢一次又
一次的冲刺。


  此起彼伏、此退彼离,他们配合的如此默契,彼此完全适应了对方的节奏,什么「九浅一深」、「三浅一深」
之类的技巧完全显得多余,每次都是尽根抽出,然后再深深的插入。吴宁波丰满的臀部像是安了电动马达似的,飞
快的颠动摇摆,恰到好处的配合着齐欢的每一次进攻。


  「啊…啊……这下好深……啊……齐欢……啊……」强烈的快感终于让吴宁波变得狂野起来,她不再刻意的压
抑自己的情感,开始放声娇吟了起来。看着身下的吴宁波媚眼如丝,娇靥似火,娇喘微微,秀发披散,浪态毕露,
挺动如狂,齐欢更加兴奋,发狠狂抽猛插起来。


  「啊……啊……齐欢……我……不行了……啊……」随着吴宁波一声悠长的尖叫,一股清凉的液体从她的蜜穴
的深处涌出,与此同时齐欢只觉得肩膀一痛,差点没叫出声来。用牙齿在齐欢的肩膀上留下纪念之后,达到高潮的
吴宁波软软的瘫倒在床上,张着小嘴直喘气。


  齐欢静静的伏在吴宁波的身上,用舌头轻轻的舔着她的耳垂,听着她急促的呼吸声,心中变得一片清明。不知
过了多久,吴宁波渐渐的从高潮的余韵当中清醒了过来,感受到齐欢仍然留在她体内的坚挺,她的呼吸又变得急促
起来了。齐欢心中暗笑,双手却在她的胸前加速活动起来,挑逗着她的情欲。


  刚刚经历过一次高潮的胴体显得十分的敏感,不多一会儿,吴宁波又双目赤红,媚眼如丝,她咬着齐欢的耳朵
用腻得发甜的声音道:「齐欢,这次让我来服侍你吧?」说着她就搂着齐欢一翻身,变成了男下女上的姿势。


  「哦……齐欢……你好棒……」吴宁波一刻也不停息的在齐欢身上颠弄起来,让齐欢感受到了她狂野的一面。
要知道玲在床上可是很传统的,而且比较害羞,而齐欢也不愿强迫她,所以一直以来齐欢和玲之间并没有太多的花
样,不过那种灵肉合一的感觉却非任何生理快感所能代替的。也许是因为面对齐欢的关系,吴宁波的脸上带着一丝
的羞意,双手撑在齐欢的胸前用力的上下套弄着。


  「噗滋」、「噗滋」的抽插声从下体相接的部位不断传来,随着吴宁波的上下颠弄,她胸前的一双玉峰也激烈
的摇晃着,在空中荡起一片诱人的乳波。而她的满头秀发更是披散着,随着她的动作而在空中飞舞着,更增几分狂
野风情。
  齐欢忍不住伸出双手握住了吴宁波胸前跳动的两只玉兔,同时腰部也用力的向上挺动着,配合着吴宁波下坐的
节奏,一切都显得那么和谐,齐欢忍不住赞叹道:「大姐……你真好……再来……」


  吴宁波羞涩的朝齐欢嫣然一笑,俯下身来亲了齐欢一口,腰部扭得更急。一时之间,「噗滋」「噗滋」之声大
作,而席梦思床也发出了不堪负荷的抗议,「嘭」「嘭」之声大作。渐渐的,吴宁波的身上出现了一层细细的汗珠,
随着她螓首的摆动,滴滴香汗也四处飞溅。齐欢的双手从她的胸前收了回来,转而托住她的柳腰,助她一臂之力。


  「啊…嗯……齐欢……啊……你怎么还不射啊……大姐……又不行了……」
  吴宁波香汗淋漓,张着小嘴直喘大气。这种女骑士的姿势对于女方来说,由于能够自主的控制角度、力度和深
度,所以会让女方能够获得更强烈的快感;而其缺点就是对女方的体力要求较高,现在吴宁波就明显的呈现出了强
弩之末的颓势,套弄的速度开始变慢了。


  「大姐……我也快了……」一阵阵酥麻的感觉从下体传来,齐欢知道自己也快不行了。齐欢托着吴宁波的柳腰,
用力的上下抖动吴宁波的身体;而吴宁波听到齐欢也快到了,也是顾不得自己已经是满头大汗,鼓起余勇加速挺动,
同时口中娇吟着道:「齐欢……大姐也快不行了……我们一起……」


  「好……大姐……你坚持住……」酥麻的感觉越来越强烈,齐欢闭上了眼睛,凭着本能挺动着。啊,要来了,


  四百五十四少妇宁波三


  憋了许久的阳精猛烈的在吴宁波的身体内喷射而出。几乎与此同时,吴宁波也迎来了自己的再次高潮:「啊…
…啊……我也来了……啊……」随着吴宁波悠长的娇吟,她的娇躯软软的倒在齐欢的身上,他们紧紧的相拥在一起,
静静的体味着高潮后的余韵。


  不知过了多久,齐欢终于慢慢清醒过来,看着怀中的吴宁波,齐欢心里突然涌起一种负罪感。仿佛是洞悉了齐
欢的心思似的,吴宁波轻轻的吻了齐欢一下,柔声道:「小傻瓜,不要再胡思乱想了,这是大姐自己愿意的,你不
用负什么责任的。」


  「不——」齐欢紧紧的抱住了吴宁波的娇躯,用坚定的声音道:「大姐,你给我一段时间好吗,我一定会给你
一个交待的。」「何必勉强自己呢?」吴宁波的玉手在齐欢胸前轻轻的滑过,她的声音显得柔柔的:「大姐什么交
待都不想要,只要你能偶尔陪陪大姐,大姐就心满意足了。」


  「大姐——」齐欢抱着吴宁波的娇躯,声音有些哽咽,眼角也有些发酸。吴宁波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把齐欢
的头抱在她的胸前,满腔的柔情几乎将齐欢融化。「痛吗?」吴宁波的玉手摸到了齐欢肩膀后的伤口,有些羞涩的
小声问道,这伤口是她刚才高潮时激动之下在齐欢肩膀上咬了一口造成的。


  看到吴宁波露出有如小女孩般羞涩的神情,齐欢忍不住笑道:「当然痛了,看来下次我要穿身盔甲才行。」「
呸,咬死你这坏蛋才好呢。」吴宁波的脸红得有如熟透的虾米一般,羞涩难当的在齐欢的胸前轻轻咬了一口。齐欢
微微一笑,压低声音道:「大姐,说真的,你刚才好浪啊,要不是亲眼所见,我还真不相信平时温柔娴静的大姐你
到了床上会这般狂野。」


  「你这坏蛋得了便宜还卖乖?」吴宁波羞涩无比的在齐欢的大腿上拧了一把,然后红着脸小声地道:「齐欢,
你是永远无法体会一个寡妇那种孤枕难眠的滋味的。」「大姐,苦了你了。」齐欢的心中不禁默然,吴宁波都至少
有两年没有享受过鱼水之欢了,难怪今天会在床上显得那么放浪。齐「齐欢,你怎么啦?你还在苦恼你我之间的事
情吗?」吴宁波看齐欢皱起了眉头,有些误会了。「齐欢哥……吴姨……你……你们……你们怎么能这样?」超过
百分贝的女高音将齐欢和吴宁波从梦中惊醒,他们抬头望去,只见齐新雨正站在卧室的门口,一脸震惊的看着他们,
抬起的手还在发抖。齐欢只觉得头嗡的一下就大了,齐新雨这个时候应该在同学家才对?


  齐新雨这小妞子自从齐欢买了房子以后,借口着在齐振铭家里住得不舒服,死活要和齐欢一起住,自从那天在
学校里面发生的那件事情以后,齐欢也很想和这个小妮子在一起,但是因为这段时间一直身边有人,所以才没有侵
犯齐新雨,但是齐欢却看得出来这个美少女已经怀春了。


  而齐新雨的俏皮可爱,吴宁波也很喜欢她,两人的关系也挺好的,今天下午没什么课,齐新雨就先回家了,本
是想给齐欢一个惊喜的,但是来到齐欢的家里却并没有看到齐欢,想到齐欢会不会在吴宁波的家里,所以齐新雨用
吴宁波给的钥匙开了门,却没有想到看到的却是这样的一幕。


  「你……你们……太过分了………」齐新雨带着哭音喊了一声,然后扭头跑开了。「齐新雨……齐新雨……」
齐欢和吴宁波都是吃了一惊,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不过他们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他们并没有听到开门声,相反的却是听到了从客厅中传来压抑的哭声,齐欢
和吴宁波相视苦笑了一下,同时吁了口气。要是齐新雨受不住刺激一下子跑出家门,那可真就惹出大麻烦了;若是
她再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齐欢和吴宁波真是无颜了。


  「你躺着别起来了,让我来处理这件事情吧。」吴宁波伸手制止了准备穿衣的齐欢,将齐欢推回了被窝。齐欢
无言的点了点头,让吴宁波跟齐新雨亲自去谈或许比齐欢出面要更好一些。看着吴宁波穿好衣服向外走去,齐欢伸
手拿过床头的香烟,点上一支抽了起来。客厅中传来吴宁波和齐新雨轻不可闻的对话声,看样子她们是有意不想让
齐欢听见她们的对话内容,齐欢苦笑着摇了摇头,心中暗自自责。


  一支烟抽完了,齐欢又点上了一支,齐欢的思绪也随着这飘飘荡荡的烟雾不知道飘到什么地方去了。不知过了
多久,从手指处传来的痛感让齐欢一下子惊醒了过来,齐欢忙不迭的将已经烧到了头的香烟扔进了烟灰缸,然后靠
坐在床头继续着齐欢的思路。


  「咦?怎么有一股烟味?」吴宁波推门走了进来,用力的吸了几下鼻子,皱着眉头说道。齐欢没有回答她,目
光向她的身后望去,只见齐新雨像个做了错事的孩子耷拉着脑袋。就在齐欢满腹疑惑的时候,吴宁波突然像发现了
新大陆似的冲了过来,瞪大眼睛望着齐欢道:「你抽烟啦?」


  齐欢苦笑着点了点头,吴宁波秀眉微蹙,用略带埋怨的口味说道:「你怎么还像个孩子似的,抽烟对身体多不
好啊。」说着她就拿起烟灰缸向外面走去,同时顺手「没收『了齐欢的香烟和打火机。齐欢苦笑着目送吴宁波的背
影消失在门后,然后收回目光望向低头站在门边的齐新雨,不禁心中一痛:「齐新雨,你怎么啦?怎么站在门边不
进来?」


  「齐欢哥……」齐新雨喊了齐欢一声,抬头看了齐欢一眼,然后慢慢的蹭了过来。看着站在床边跟齐欢好像一
下子生分了许多的新雨,齐欢的心中真是五味杂陈,说不清是什么感受。齐欢叹了口气,伸出手去摸了摸齐新雨的
小脑袋,有些苦涩的道:「齐欢哥一定让你失望了吧?」


  「不……」齐新雨仍然低着头,用轻的几乎听不清的声音说道:「在我的心目当中,齐欢哥永远都是最棒的,
没有人能够比得上。」「那你怎么……」齐欢满腹疑惑的望着自己的新雨,不知道她跟吴宁波到底谈了些什么。


  「你啊,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倒完烟灰回来的吴宁波突然插口道:「当然是因为我们的小齐新雨爱上
了你这个天底下最棒的齐欢哥,而我却突然从半路里杀出来抢先上垒得分,所以他们的小齐新雨才会一下子有些难
以接受啦……」「啊?」齐欢傻住了,张大了嘴望向满脸通红的新雨,吃惊得差点晕过去。
  「吴姨,你好坏,你答应过我不说出来的,你耍赖,我不理你了……」齐新雨羞红着脸跑出了卧室,齐欢呆呆
的转过头望向笑语盈盈的吴宁波,脑子像短路似的一片空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看到齐欢目瞪口呆的样子,吴宁
波「噗哧『一声,嫣然笑了,有如牡丹绽放,让齐欢目眩神迷。


  「瞧你这傻样?」吴宁波坐到床边,伸出兰花指在齐欢的额头轻轻点了一下。
  她这一下倒是点醒了齐欢,齐欢伸手拉过她的一只胳膊道:「大姐,你都跟齐新雨谈了些什么啊,我都快要被
你们弄糊涂了,你们这到底唱的是哪出戏啊?」
  「当然是唱的「西厢记『咯,我就是那戏中的红娘。」吴宁波嘻嘻哈哈的态度,让齐欢不禁有些恼火,这都什
么时候了,她还有心说俏皮话。


  齐欢不禁有些怀疑,这还是那个以前温柔贤惠的大姐吗?齐欢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赌气的偏过头去不理她。
「哦……还真生气了啊?」吴宁波将齐欢的脸扳了过来,然后低头在齐欢的嘴上亲了一下:「好了,别像个小孩子
似的,动不动就赌气,大姐现在不正要跟你说嘛。」齐欢哼了一声,脸上仍旧没有什么好脸色,吴宁波嘻嘻一笑道
:「你们俩啊,还真像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脾气都这么倔。」


  三番五次的被吴宁波取笑,就是泥人也会起火性,齐欢有些恼怒的伸手一抱一揽,就把她给压在了身下。吴宁
波先是发出一声夸张的惊叫声,然后就咯咯的娇笑不停,哇哩叻,难道女人真的都像孔老夫子说的那样,近之则逊,
远之则怨?
  齐欢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了一句哲言:「让一个女人发生改变其实很容易,只要让她爱上一个男人就可以了。」
「别生气嘛,来,姐姐给你消消气。」吴宁波仰起了微微有些发红的俏脸,红嘟嘟的小嘴噘了起来。送上门来的点
心,齐欢没有理由拒绝,于是低下头痛吻起那诱人的樱唇。口齿芬芳,玉舌生津,让人流连忘返。齐欢像一个贪吃
的孩童,一遍又一遍的挑逗着吴宁波的香舌,吮吸着她有如甘露般的津液,直到……舌头感觉有些发麻才悻悻作罢。


  「你啊,真像个贪吃的孩子。」吴宁波柔情万千的望着齐欢,纤纤玉手在齐欢的脸上轻轻拂过。吴宁波伸手拉
着齐欢躺下,然后把她的娇躯偎入了齐欢的怀中,齐欢没有催促她,只是轻轻的搂着她。沉默了一会,吴宁波才幽
幽的道:「齐欢,对不起,我没有能够说服齐新雨,我的意思是指齐新雨她爱上了你这件事情。」


  「怎么会这样?」虽然结果齐欢早已经猜测到了,但是齐欢还是有些困惑,从刚才发生的事情来看,倒是好像
吴宁波被齐新雨说服了似的,这才是齐欢困惑的原因。「现在的孩子啊,早熟的让人感到害怕,哪像我们那个时候
啊……」吴宁波感慨的说道:「齐新雨跟我说了一句话,她说「爱一个人是不需要理由的,也是别人无法阻止的『,
就这一句话就让我哑口无言,因为这句话就像是说到了我的心里去了。将心比心,我实在没有理由阻止齐新雨爱你。」


  「那你的意思就让她随便胡来?!」齐欢不禁有些急了,声音也不自觉的提高了。「当然不是。」吴宁波柔声
向齐欢解释道:「齐新雨向我保证过,她不会做出格的事情,所以只要你能把持住,我想什么问题都不会有。等过
了几年,齐新雨长大之后,她会遇上她真正喜欢的人,到时候自然就会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不过,齐新雨也要你做出保证,不能故意疏远她,我代你答应了。」


  「什么?你怎么能答应这样的条件?这要是万一………」齐欢惊得差点跳了起来,让一个如鲜花般娇嫩的新雨
整天腻在身边,不出事情才怪?」真要是万一……的话,那也只能说是命中注定的吧,就像你我能有今天一样。」
吴宁波瞟了齐欢一眼,然后幽幽的说道:「而且我也不能不答应齐新雨,她跟我说,如果你故意疏远她的话,还不
如叫她去死,到时候她在外面胡搞乱搞,看你怎么办?」
  「啊?这死丫头竟然敢威胁我?」齐欢骨碌一下子从被窝里坐了起来,齐新雨这丫头的脾气齐欢是了解的,若
真是把她给逼急了,还真说不准她会干出什么事来?唉,齐欢真想狠狠的打这鬼丫头的屁股一顿,但是想了想还是
算了,造成今天的这种局面又不完全是她的错。


  「齐欢,事情已经这样了,你也别太苦恼了,大姐相信你能处理好的。」吴宁波看齐欢半天不说话,也坐起身
来,关切的望着齐欢。「大姐,你是不知道,我现在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什么都别说了,大姐能明白你心中
的苦。」吴宁波温柔的捧着齐欢的脸颊,柔声道:「一切顺其自然吧,真要是你和齐新雨之间发生了什么,我也能
够理解。只是齐新雨年纪尚小,可千万不能有了孩子,要不然她可真就毁了。」「大姐,怎么你……」齐欢没想到
吴宁波居然说出这番暗含鼓励的话来,这实在是让齐欢太吃惊了。望着齐欢嫣然一笑,吴宁波柔声道:「怎么啦,
不认识我了?」


  四百五十五少妇宁波四


  吴宁波拍拍齐欢的肩膀道:「齐欢,我没有鼓励你的意思,只是劝你别太过执着了。我不知道你看没看过中央
台前不久放过的一个电视剧,剧中的男主人公跟你面临的情况差不多。」看到齐欢陷入沉思的样子,吴宁波劝慰道
:「你也别想太多了,问题总会有解决办法的。」「但愿如此吧。」齐欢苦笑着摇了摇头,心中却一点也轻松不起
来。


  齐欢不是一个顽固不化的老古董,也愿意接受新观念、新事物,对于如今社会当中的「老夫少妻『现象也能接
受,但是要让齐欢新雨产生恋情,齐欢实在无法接受。「呃,齐新雨,你不是去上课了吗,怎么下午就回来了?」
吃晚饭的时候,齐欢忍不住心中的好奇问道。


  「怎么啦,还在怪我惊醒了你们的鸳鸯梦啊?」齐新雨这丫头的嘴还真毒啊,一句话说红了两张脸。「你这死
丫头,这样总该能堵住你的嘴了吧?」吴宁波被说得满脸通红,羞急的夹起一个鸡腿塞住了齐新雨的小嘴。齐新雨
笑嘻嘻的啃着鸡腿,看看齐欢又看看吴宁波,满脸都是促狭的诡笑,真不知道她的小脑袋里在想些什么?


  「喂,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齐欢怕齐新雨再说出什么让人的脸红的话来,伸手敲了一下她的小脑袋。齐
新雨调皮的朝齐欢吐了吐舌头,然后噘着嘴道:「都是小珍(齐新雨的同学张玉珍)说下午没什么课,所以我就想
着早点回来咯,哪想到一回来……」


  「呃,你这丫头还有完没完啊?」齐欢看吴宁波的脸都红得快滴出水来了,忍不住给了齐新雨一个爆栗。「齐
欢哥,会痛的耶!」齐新雨捂着被敲的地方,表情很夸张的叫痛,惹得齐欢和吴宁波都忍不住笑了。吴宁波笑着嗔
道:「你这小妖怪,还真会作怪,来,多吃点,吃饱了才有力气作怪不是?」


  吴宁波把好吃的直往齐新雨的碗里夹,或许在她心里,齐新雨就跟她的亲生女儿没什么两样吧。「齐欢哥,你
也多吃点。」齐新雨也学着吴宁波的样,直往齐欢碗里夹菜。看着新雨人小鬼大的样子,内心深处却有种怪怪的感
觉,那是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哟,齐新雨啊,你还真孝顺你齐欢哥啊。」吴宁波笑着打趣齐新雨。齐新雨却并不以为意,嘻嘻一笑道:「
吴姨,这你也吃醋啊?」「鬼丫头,别胡说。」
  吴宁波红着脸瞟了齐欢一眼,面带娇羞的嗔道。齐新雨仿佛打了个胜仗的将军似的,得意的朝齐欢做了个鬼脸,
然后满脸嘻笑的开始解决面前的食物。齐欢苦笑着摇了摇头,朝吴宁波耸了耸肩,做了个无奈的表示。


  一顿饭倒也吃得其乐融融,一切收拾干净之后,吴宁波陪齐欢和齐新雨闲聊了几句之后就回去了。齐欢知道她
是不好意思留下来过夜,尤其是今天刚被齐新雨撞破了「奸情『,所以齐欢也没有留她。倒是齐新雨送吴宁波出门
后,回来问齐欢道:「齐欢哥,吴姨是脸皮薄不好意思说,你怎么也不开口让吴姨留下来呢?」
  她一边问,一边坐到了齐欢身边,并且伸手抱住了齐欢的一只手臂,同时她的娇躯也靠在了齐欢的身上。


  「齐新雨,齐欢哥问你……」齐欢低头望向靠在身上的新雨那天真无邪的面庞,正色问道:「齐新雨,你真的
一点也不在意我和你吴姨之间的事情吗?」
  「当然不是……」齐新雨微微摇了摇头,闭上了她有如秋水般的美眸,将她的娇靥贴在齐欢的胳膊上,如梦呓
般的幽幽道:「吴姨突然一下子插足进来,我怎么可能一点也不介意?」「齐新雨,你那种糊涂想法是没有可能的。」
听到新雨近乎赤裸裸的心声,齐欢真是一个头两个大,但是又不能对她恶言恶语,只好耐心的向她讲道理。唉,如
果这时候有外人闯进来看到齐欢和齐新雨这副景象,一定以为他们在谈心聊天呢,殊不知他们讨论的却是极端禁忌
的话题「齐欢哥,你放心,我不会强迫你接受,但是就像你无法阻止吴姨暗恋你一样,你也无法阻止我……」齐新
雨的声音显得非常的坚定,看样子她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了。说到这里她突然睁开了眼,仰头望着齐欢道:「齐欢哥,
吴姨把什么都跟齐欢说了,她是一个值得敬佩的女子,所以我希望齐欢哥你不要伤害她。我还是希望齐欢哥能够把
自己的心分出一点来接纳吴姨和…我……」说到最后一个「我『字的时候,齐新雨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羞红,但是她
还是大胆的跟齐欢对视着。噢,齐欢的天啦,齐欢怎么会有一个这么大胆无忌的堂妹?


  「傻丫头,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好,你能接受你吴姨齐欢很高兴,但是我实在无法……」齐欢苦笑着摸了
摸齐新雨的小脑袋,对于这个脾气倔犟的新雨,齐欢真是拿她没有办法。或许板起脸来教训她一顿会更有效,但是
万一她真的跑去外面胡搞,那不是更糟吗?


  「爱一个人不是罪过,你一定不会怪我的。」齐新雨将头埋在了齐欢的胸前,幽幽的说道:「齐欢哥,新雨已
经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了,新雨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知道自己想干什么,所以新雨不会轻易放弃的。」齐欢摇
头苦笑,除了苦笑齐欢还能怎么样呢?


  说到这里,齐新雨和着卧室跑了过云,跑到卧室门口她突然停下来,回头朝齐欢嫣然一笑道:「齐欢哥,今晚
我要跟你一个被窝,你可不许反对哦,咯咯……」


  「噢,上帝啊,救救我吧……」望着齐新雨娇小的背影消失在卧室门口,齐欢心中暗自祷告道。这个鬼丫头好
像吃死了齐欢似的,偏偏齐欢又碍于她的「要挟『(不敢对她太过严厉,看来今晚是无法睡个安稳觉了,齐欢暗自
想道。
  「哈啾。」齐欢打了个喷嚏,从梦中惊醒,映入眼帘的是新雨齐新雨那调皮的笑脸,和她拿着手中的发梢。这
个鬼丫头,昨晚齐欢虽然苦口婆心的跟她讲了许多大道理,告诉她这么大的女孩不应该再跟自己睡一起了,可是最
终的结果都是对牛弹琴。被她泪汪汪的大眼睛一瞟,齐欢的心就软了下来,不得不同意她跟齐欢睡一个被窝的要求。
这个鬼丫头倒是一点也不客气,像个八爪鱼一样紧紧的缠在齐欢的身上,然后很快就香甜的睡着了。


  齐新雨倒是很快就睡着了,齐欢却是几乎整夜难眠,诸位想想看,一个浑身散发着少女幽香的胴体窝在你的怀
里,娇小玲珑的乳峰隔着薄薄的睡衣顶着你的胸膛,你要能睡得着才怪?可怜齐欢连动都不敢动一下,几乎是睁着
眼前撑到了快天亮,然后才迷迷糊糊的睡过去,可惜没睡多久就被这个鬼丫头的头发给搔醒了。


  齐欢自然是很不满意了:「你这鬼丫头怎么不让人睡觉啊,我才刚刚合了会儿眼,你就来捣乱。」「嘻嘻,齐
欢哥,你还真是个大懒虫呃,都已经过八点了,你还没睡够啊?」齐新雨对自己的行为毫无觉悟,反而装出一脸委
屈的样子,齐欢真是服了她。


  看样子也是没办法再继续睡下去了,齐欢嘟囔着坐了起来,不满的发牢骚道:「齐新雨啊,为了让齐欢哥睡个
安稳觉,以后还是你自己一个人睡吧。」「嘻嘻,齐欢哥,你能这样说我真高兴。」齐新雨笑语如花,伸过脸来在
齐欢脸颊上亲了一下,然后娇笑着向一脸困惑的齐欢解释道:「因为这说明我对齐欢哥还是有一定吸引力的啊,要
不然齐欢哥怎么会激动的无法入睡啊,齐欢哥你说对不对啊?」


  「什么?」面对新雨大胆的言词,齐欢吃惊得说不出话来,简直难以想象这是从十六岁的新雨嘴中说出来的,
现在的孩子啊,真是早熟的让人感到恐怖,齐欢甚至觉得后背有点发凉。


  「齐欢哥,你现在的样子好傻啊。」齐新雨嘻笑不已,一点也不为刚才的言词感到脸红,而她的小嘴里接着说
出了让齐欢更想象不到的话来:「……不过,傻的好可爱哦……咯咯……」齐新雨「啧」的一声,又在齐欢的脸颊
上种上了一棵草莓,然后带着一串银铃般的娇笑跳下了床,嗤嗤娇笑着「逃」进了浴室梳洗去了。齐欢在床上呆呆
的坐了好几分钟,然后才苦笑着穿衣下床。


  客厅方向传来咚、咚的敲门声,齐欢知道一定是吴宁波,果然打开门之后,就看到提着早餐盒站在门口的吴宁
波。齐欢忙将吴宁波迎了进来,她将早餐放在桌上之后,看了看齐欢,突然「噗哧」一声笑了起来,有如牡丹绽放
一般,让齐欢看得一愣。


  「来,自己照照镜子。」吴宁波娇笑着将齐欢拉到了客厅墙上的镜子面前,齐欢自己一看,脸腾的一下红了,
原来齐欢的左右脸颊上都各有一个清晰无比的唇印,难怪吴宁波会望着齐欢笑了。看着吴宁波一脸暧昧的表情,齐
欢的脸更红了,手忙脚乱的伸手在脸上一阵乱擦,惹得吴宁波又是一阵娇笑。齐欢什么话都没有说,再多的辩解都
只会越描越黑,还不如什么都不说呢。


  洗漱之后,他们三人坐在桌边吃起了早餐,吴宁波暧昧的眼神不断的在齐欢和齐新雨身上扫过,让齐欢感觉有
些无地自容。而齐新雨这个「罪魁祸首」却像个没事人似的,旁若无人的填着她的小肚子,时不时还朝齐欢甜甜的
一笑,这让看在眼里的吴宁波更是怪笑不已。


  因为公司有人打理,齐欢自然是无所事事了,齐新雨的出现,让齐欢头都大了起来,所以齐欢在吴宁波上班以
及齐新雨上学云了以后,便来到了小区附近的一家酒吧里面,这里齐欢可是常客呀,不是因为别的,是因为齐欢知
道,这里的老板娘和她的女儿都是国色天香的美人儿,所以才会经常来这里的,这对母女对齐欢也很好,在酒吧里
坐了一会儿以后,齐欢起身要走,老板娘的女儿送齐欢出了门。


  齐欢正要再和老板娘的女儿李玉婷告辞的时候,却突然发现李玉婷的表情变得很奇怪。齐欢顺着她的视线望过
去,只见大约二十米开外正有四五个年青人向这边走来,齐欢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因为这几个人一看就像是游手好
闲、惹是生非的混混,看李玉婷的表情,好像认识他们似的,齐欢低声问道:「李小姐,你认识他们?」


  李玉婷微微摇了摇头,低声道:「我只认得其中一个,前两天在我这酒吧里闹事,被我给轰出去了,今天恐怕
是来找麻烦的。」说话之间,那伙混混已经走近了,齐欢已能够清楚的看到他们的模样了,当先的是一个脸上有道
疤痕的家伙,看上去样子有些凶恶。


  「齐先生,您站在这别动,我自己能处理。」李玉婷低声跟齐欢说了一句,然后就迎上前几步站定,面无惧色
的看着那五个混混走到自己身前后,才不慌不忙的道:「你们想干什么?如果是想喝酒的话,对不起,我这酒吧不
欢迎你们这些人。」


  「噢,够辣的啊,兄弟们,你们说是不是啊?」领头的刀疤脸怪腔怪调的说道,然后和他身后的四个小混混一
起怪笑起来,显得十分的猖狂。齐欢在心中不由暗自感慨,一个好好的社会,怎么会变成如今这副德性?」你们到
底想怎么样?」
  李玉婷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几个混混,好像并没有把他们看在眼里,这倒让齐欢多了几分好奇,想看看她到底怎
么度过眼前的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