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长淫影视
首页 > 激情小说 > 推到嶽母
推到嶽母
  我和小佳结婚已经三年了,1000多个日日夜夜的同床共枕,让我对妻子的肉体没有了什么感觉,反而是我那风
韵犹存的岳母,时时刻刻诱惑著我,让我向不伦之恋的道路上越滑越深,日思夜想的就是如何推倒我的岳母。岳母
今年40多岁了,大我二十多,喜欢将头发挽成发髻盘在脑后,她的皮肤很好,细腻光洁,散发著迷人的光彩,老岳
父原来是中医,所以岳母也懂得很多养生方面的知识,每天除了做饭之外,就是炖那些补品,所以看上去她完全没
有她那个年龄岁应有的老态. 身材属于那种南方女性的玲珑小巧,只是手和脚和身材相比有点显得不相称的肉呼呼
感觉. 有时候看著看著,我也会不由自主地有点异样的感觉,甚至要掩饰一下我下面的蠢蠢欲动。秋天的一个晚上,
小佳出差了,岳母照例过来给我烧晚饭,吃饭饭之后,我看岳母满头大汗的,便建议岳母先洗个澡。「这里的热水
器还行吗?」岳母问道。「不错,挺好的。您可以试试。」「我倒还真想洗个澡,方便吗?」「方便,您的浴衣都
有。现在就给您拿吗?」「洗一个吧,看这一身汗的,真得洗一洗了。你把那衣服给我拿出来吧。」我打开衣柜,
一一给她取出来。我本想送进洗澡间,岳母道:「我就在这儿换吧。丈母娘要换衣服,女婿自然不能在跟前,我将
那浴衣故好,就去放水去了。一切准备就绪,我在门口道:「妈,行了。」「这就好。」岳母已经脱得赤条条,那
浴衣还没穿上就进了洗澡间,我觉得无事可做,忽然想起抽烟,可那烟却放在车上了,于是又跑下去拿,在家里小
佳是不允许我抽烟的,说要优生优育就得先戒烟。我虽然抽得少了些,却是没有戒掉,我躺在床上抽了两支烟,岳
母还在里面「哗啦哗啦『地洗。刚想打开电视,就听见岳母在里面叫我「你把我放在床上那个小包给我」。我赶紧
跑到她的房间里去取,岳母脱下来的衣服就扔在床上,而没有挂在衣架上,还有那粉红色的小内裤跟胸罩都在最上
面,看上去,岳母用的东西都相当性感,我未作停留,抓起那小包就往外走。我站在浴室门外敲了一下,隔著毛玻
璃我依然能看得见那亭亭玉立的轮廓。「门开著,你把它放到梳妆台上吧。」我推开一条缝,听那声音岳母正在忙
著洗头,顾不得,我伸手进去放那小包的时候,不经意间看见了岳母那优美的玉体. 我一阵晕眩,赶紧退了出来。
  虽然被那热腾腾的水雾包裹著,我还是能看得到岳母的皮肤是那么白淨,竟如处子一般,这都得益于她平时不
仅注意皮肤护理,尤其注意饮食。听小佳说过,她的妈妈有定期地用牛奶洗浴的。怪不得平时看她脸色竟像是透亮
似的。
  我前脚还没退出来,又听见吩咐:「你先把我的铺弄好,我洗完后先躺一会儿。」见她还在洗头,知道她不会
很就出来,我倒先看会电视再说,反正别的也不能做。搜了几圈,也没见什么好节目。刚想再抽支烟,忽想起丈母
娘吩咐的事情来。我站在岳母的床前,对著那内衣内裤,竟有些爲难. 要铺床就得拿开,不得已我两个指头捏著那
内裤挂在了衣架上,又拿起胸革来,忍不住凑到鼻子上闻了闻,竟有好闻的香气。我干脆直接用岳母的胸革捂在了
脸上使劲闻了一会儿,才把它挂到衣架上面。我刚刚把那床铺好,岳母竟穿著那身浴衣,一边抚弄著头发进来了。
  那秀发已吹了半千,她抬手梳理头发的进时候,丰满的乳房将浴衣胸口处撑开,露出一大块深深的乳沟来,煞
是诱人,那热水将她的脸浸泡得白里透红,越发青春秀丽,竟不像是四十出头的女人了。「妈,这样行吗?」。说
话时我闻到了那好闻的香水味道。岳母直走到床前,在上面姆了几下才说:「不错,挺好的,」她转过身来刚一坐
下却又忽然想起什么来似的,歉意地一笑道:「竟忘了擦脚了」,我赶紧跑到浴室取了浴巾来,按说将那浴巾递给
丈母娘就是了,可岳母并没有伸手去接的意思,我没好意思递过去,直接蹲下来给岳母脱了拖鞋,用那浴巾在她那
好看的女人脚上擦起来。岳母没有推让,伸著两只脚,任我握著她的脚踩,在她的脚丫间擦拭。那滋味挺舒服的,
比洗脚店里还好。岳母的脚也是那么白淨,而且脚形很好看,擦干之后,我将那浴巾搭在一边,手扶了岳母的两腿
上床,掀起薄薄的小被子爲她盖好。「您睡会儿吧。」我刚想走,岳母却伸出手来,招呼我坐在床边:「我睡不著,
坐下陪我说说话儿吧。」我只得坐下,侧著身子,面朝著她。她的白晰的藕臂搭在床沿上,在我腿上轻轻地抚著,
我情不由己地握住了她那只被热水漫抱得还有些红润的手。那手好热。两人只是紧握著手,谁也不说话,其实两人
没有了话题,只想著那一件事情,但碍于人伦,谁也无法迈出那艰难的第一步。「这些日子膀子有些痛,给我捏一
捏吧。」
  岳母从床上坐了起来,我坐床沿上显然不得劲,只好脱了鞋上床。我侧著身子,两手在她的柔肩上捏起来,岳
母闭著眼睛,那俊美的脸庞正冲著我,几乎闻到了她呼出来的气息。捏了一小会儿我就扭得身子有些难受。「行了
好多了,你也躺下来歇会儿吧。,我正愁找不到借口,借这机会躺在了岳母的身边。岳母握著我的一只手,搭在我
的小腹上,「让妈抱抱你好吗?」岳母说话的时候已经将胳膊伸了出来,插到了我的颈下,我抬起头来,岳母接了
我的脖子将我拥入怀里. 我的胸脯贴在了岳母那柔软的酥胸上,我热血喷涌起来,身下立即涨得硬硬的。她胸口处
散发出来的幽香直沁入我的心肺,搅动著我原始的兽欲。岳母掀开被子将我也盖在了下面。岳母将脸贴在了我的头
里,吸著我的发香,十分的陶醉。我那只被岳母轻握著的手被拉著渐渐上移,我感觉到了那柔软的一团,我的脸紧
贴在她的脖子里,嘴巴在岳母那白淨细腻光滑如玉的肌肤动了一下,岳母陶醉地呻吟了一声。她接得更紧了,那柔
软的酥胸紧紧地贴著我。我的手开始主动地抚上了她的玉乳,并有意识地捏了一下,岳母又呻吟了一声。岳母本来
是很守妇道的女人,老岳父去了多少年了从没有跟别的男人有过私情,自从我进了门,她的芳心竟活了过来,只是
碍于人伦关系,却从未表达. 今天她实在是忍受不住了,才勾引起我来,因爲她知道,女人四十豆腐渣,再过几年,
就再也没人稀罕了,趁著青春还在,赶紧行动。我陶醉地将脸埋在丈母娘那深深的乳沟里,手情不自禁地从那宽松
的浴衣底下摸了进去,那里竟然已经水淋淋的了。岳母张开著双腿任我抚摸,当我将一根手指伸进去的时候,她就
会用力地夹一下,我实在硬得涨疼,直起身来就要脱裤子。这时的岳母再难抵受眼前诱人的煽惑,螓首低凑,丁香
轻舔,把她的玉露挑将起来,一条细丝,牵连著她优美的小嘴,闪然生光。岳母再次抬首,秋波轻送,朝我说道:
「今回便让妈吃一口好么,人家很想吃」我呆著眼看住这个如仙似的少妇,见她双颊微红,莲脸生春,委实美得教
人目眩心醉。这时听著她这般诱人的言语,便是德道高僧,恐怕也难以忍受下去我勉力按抑心神,当即道:「要是
给你吃去,接下来岂非没得乐,「人家要嘛」岳母不依,撒娇似的把身子摇晃摆动,我并不说话,只向她报以一个
微笑。岳母二话不说,忘形地张开小嘴,急巴巴地把我的龟头儿纳入口中。灵舌卷缠,不住卿卿有声,柔嫩灵动的
小舌尖,却不停地点拨著我的肉冠。如此这般的逗弄,顿教我浑身舒爽,情兴大动,我低头瞧去,不由痴了,看著
这个情狂似火的岳母,腮色如桃,脸美如杏,尽显在她那月貌花庞的俏颜上……币眼下的光景,直如图画天开,确
是诱人之极,不由的让我血脉翻腾. 我万万没料到,眼前这个熟美少妇,只是在这短短这段时间,竟会变得这般淫
兴意狂,贪欲无厌,一想到这里,不禁深深地歎了一口气。我将岳母轻轻放在床缘,在柔和的灯光下,一具象牙般
玲珑剔透、雪白晶莹的娇软玉体,蒙著一层令人晕眩的光韵,犹如完美无瑕、圣洁高贵的维纳斯雕像。那比维纳斯
线条更生动的女性胴体配上清丽如仙的绝色美貌,引人入胜,尤其此刻她那高贵典雅的秀靥上偏是春情盎然、含羞
期盼的诱人娇态,只看得我头晕目眩、口干舌燥,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不知道岳母是画里面的神仙妈,还是南海
莲花宝座上的观世音菩萨. 我脱掉我身上所有的束缚,侧坐在床缘边,双手前探爲双目紧闭,一动也不敢动的岳母
整理微乱的秀发,柔声道:「妈,我直到今天才有机会好好欣赏妈曼妙无比的身材,真的太美了,太令人感动了,
能够拜倒在妈的石榴裙下,我今生无憾啊!」我俯身在岳母白皙光滑的额头、挺直高耸的鼻梁轻轻吻著,双手顺著
有如完美艺术品般的胴体外侧摩挲著,像是要把这上帝雕塑的动人曲线透过双手的把玩,深深地印在脑海中。微颤
的双手逐渐往高耸的山丘靠近,找到胸罩中间勾环处,一拉一放,罩杯弹落两侧,中间蹦跳出一对巍巍颤颤的白嫩
乳球。尽管知道这一刻终将到来,岳母依然娇羞地发出了「嘤咛」的一下呻吟出声来,潜意识的反应,娇躯蜷缩、
急转向内,双手不由自主地捂住我颤颤巍巍雪白饱满的胸脯,遮挡著我那虎狼掠食般的目光。丰腴浑圆的翘挺臀瓣,
与微微蜷曲的圆润玉腿,形成一道美妙动人的弧线,再完美的艺术品也无法表现这绝世美姿的生动,我看得两眼直
要冒出火来,食指大动,硬将这具羊脂白玉雕塑而成毫无瑕疵的美丽肉体再翻转成横陈仰卧,同时趁著岳母双手捂
胸,无暇兼顾时,将美妇下身的最后一件障碍物褪下,这美豔尤物终于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的横陈在我的眼前,本
是白玉凝脂般的胴体因爲羞涩情动覆上了一层薄薄的红霞,晕染得格外的娇豔动人。羞人的私处亳无遮掩的暴露在
女婿眼前,心慌意乱的岳母只能紧并浑圆修长的双腿,聊胜于无的掩饰此一时刻的惊慌失措;顾得了上面、顾不了
下面的窘境,她的口中发出了充满无限羞意的呻吟声来,双手掩面,紧闭秀眸,又惊又怕却又无可奈何。多年来,
我恪守妇道,只因前世的姻缘注定,今生的情欲纠缠,观世音菩萨也堕落凡尘沦爲爱情的俘虏,如今只能娇羞无限
的任我摆布了。看到平素雍容华贵端庄贤淑的高贵女神岳母,终于不著片缕、全身赤裸,柔弱得像是一只温驯的小
猫,横陈在我面前,等待我的临幸爱怜,我心中涌起无限的骄傲,但是我还不想这么快就吞下这到口的美食,我要
让她急、让她羞,让她揭下高贵面具下的僞装,亲开尊口要求我蹂躏侵犯她成熟美豔、风韵迷人的胴体,再以胯下
的巨龙痛快淋漓的满足她饥渴己久的原始情欲。我继续用带有侵略性的灼热眼光,仔细欣赏起岳母玲珑有致的身材,
但见柔嫩的肌肤依然吹弹得破,在柔和灯光下,白里透红似有光泽流动;高耸的乳房挺而不坠,勾勒出极爲优美的
动人曲线;两粒樱红的樱桃如新剥鸡头,又似鲜豔夺目的红宝石,一圈小小的鲜红乳晕在洁白如玉的乳房衬托下更
显得美丽夺目,平坦白嫩的小腹上镶著迷人、小巧的肚脐眼儿,小腹下面茂密乌黑的芳草,好似一座原始森林,将
一条迷人心神的幽谷,覆盖得只隐隐现出微微凸起的柔软幽谷,修长匀称的玉腿白皙光洁,肌肤光滑细腻,即使生
育了小龙,全身上下仍然保养如此丰腴圆润无一处不美,「南方有一女,增一分则太肥,减一分则太瘦;著粉则太
白,施朱则太赤。眉如翠羽,肌肤如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嫣然一笑,百媚俱生,一笑倾城,再笑倾国」,真
是老天爷的希世杰作啊!感觉到我贪婪灼热的目光,正肆无忌惮地在我裸露的胴体无所不在的侵犯,岳母玉面霞烧、
全身发烫,心中又急又羞,这小坏蛋明知我渴求我的放肆,偏要像猫捉老鼠般吊足她的瘾子,让她难过害羞个够。
  可是事到如今,「人爲刀俎、我爲鱼肉」,纵是心急如焚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微微娇嗔道:「小坏蛋,你还没
看够吗!」听到岳母似乎急不可耐的娇嗔,我内心得意万分,偏偏好整以暇,此时的我就像一只用前爪按压住猎物
的狮子,正要挑精捡肥一番。在大饱眼福饱餐秀色后,双手轻轻地抚摸在岳母那如丝绸般光滑细腻的雪肌玉肤上,
岁月完全没有在这年届40岁的绝色尤物身上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我爱不释手地轻柔摩挲,陶醉在岳母那娇嫩柔滑
的细腻质感中,沉浸在妈妈那美妙胴体中散发出来的淡淡的体香之中。我的大手轻轻爱抚著岳母白皙柔嫩的玉足,
岳母玉体轻颤,却勉喔控制住我羞怯地闭合著美目默默享受著我的按摩。就在她难以消受这难以言状的快感时,我
居然低头亲吻上了她的脚踝,并张开口含住她那纤纤玉脚的芊芊玉趾,并配以舌头吮舔起来,一个一个玉趾地去咬。
  「哦……哦……」岳母皱紧了眉头,牙齿紧咬住樱唇,发出了近似哭泣的声音,一种莫名的快感从她的脚趾迅
速向上冲去,纤巧的小腿,圆润的膝盖,直到丰满的大腿,一直传到了她的沟壑幽谷。一瞬间,岳母只觉得幽谷内
春潮涌动,幽谷仿佛充满了热气,那丛萋萋芳草立刻湿漉漉的了。随著我的舌头由脚部往上舔去,岳母玉体上下的
每根神经都开始亢奋起来。当我那灵蛇般的舌头来到她的大腿内侧时,岳母就如同快要崩溃似地差点哭了出来,紧
紧闭合著美目,将我的樱唇咬得发紫,而她的更是不由自主地扭动著,在她的大脑中,已经彻底失去了最后一丝防
卫的意志。我用手按住她的腰肢,舌尖毫不留情地沿著岳母丰满浑圆的大腿一直朝那双腿交会的凸起丘谷前进. 「
啊……我!」岳母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无法压抑的呻吟。就在岳母紧张得浑身都要沸腾时,我的舌头却出人意料地
越过了她湿热欲出的沟壑幽谷,来到了她平滑柔软的小腹上,在她迷人的肚脐上溜溜打转尔后一直舔向了她那对丰
硕高耸的乳峰。只见岳母藕臂洁白晶莹,香肩柔腻圆滑,玉肌丰盈饱满,雪肤光润如玉,曲线修长优雅。最引人注
目的,是挺立在胸前的一对雪白高耸的山峰,那巍巍颤颤的乳峰,盈盈可握,饱满胀实,坚挺高耸,显示出绝色美
女和成熟美妇才有的成熟丰腴的魅力和韵味。峰顶两粒红色微紫的两颗樱桃充血勃起好像两颗葡萄,顶边乳晕显出
一圈粉红色,双峰间一道深似山谷的乳沟,不由心跳口渴!在岳母不停的颤抖中,我的舌尖来到了她丰硕乳峰的下
端,用鼻子和嘴唇轻微而快速地摩擦著雪白丰满的乳峰下沿,整个雪白饱满的乳房因而轻微地振颤起来。岳母那圆
实而挺拔的乳峰,从未有过地向上耸立著,乳晕的红色在不断扩张,而乳尖早已充血勃起坚硬异常,她的胸部就像
一座蓄势待发的火山一样,随时都会因情欲而喷发. 我再也按捺不住,一口含住了岳母的一只雪乳,疯狂的舔拭吮
吸著;手上则同时握住了另外的一团美玉雪峰,尽情的搓揉抚弄起来。岳母原来紧闭的美目此时却在不由自主地煽
动睫毛,白嫩的面颊上不知不觉就染上了两抹豔丽的桃红,显得格外的妩媚和娇豔;呼吸也立刻变得喘息急促起来,
娇喘吁吁,嘤咛声声,丰满挺拔的双乳在心爱的我不断的揉弄下,像害羞的少女一样披上了粉红的纱巾;两点殷红
的樱桃,也因爲喔烈的刺激成熟挺立起来;肥美的幽谷沟壑里面,晶莹粘稠的爱液更是早已潺潺流淌出来。「啊…
…」突然的震撼让岳母再次忍不住喊出了声,她无从发泄这强烈的冲击,只能一手捂住嘴巴,不禁扭动圆润的玉体。
这样欲擒故纵的挑逗,对于一个虎狼年纪的成熟美妇来说无疑是残酷的。不到数秒,岳母那隐藏在丰硕饱满乳峰深
处的快感完全苏醒了,带著一丝激动,带著一丝愉悦,带著一丝贪婪,她的情欲已经喔烈到了无人能控制的地步。
  岳母感受著那麻痹充血后更加挺立的,她颤抖著将头左动右摇,发出了嘤咛呻吟。而就在岳母马上要陷入疯狂
之中时,我的舌头忽然离开她的乳房,以极快的速度出人意料地由她的小腹又滑向了她的下身,来到了她那玉腿之
间的沟壑幽谷上。好像整个人被抛到空中一样,岳母那双张开的丰满浑圆的大腿绷得紧紧的。当我的舌尖抵达芳草
和花瓣时,岳母的嘤咛声在瞬间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浑身剧烈的抽搐。也就是从这一刻开始,岳母彻底忘记了我
是有丈夫的人,她的脑海中只有爱郎我这个技法闲熟的男人。我的舌尖挑逗撩拨著岳母那娇美柔嫩的花瓣。「啊…
…」
  岳母没有想到我居然会心甘情愿地爲她舔弄她自以爲肮葬不堪的花瓣幽谷,芳心极度满足而感动,她不禁绷紧
了下身,尽可能地主动分开玉腿,任凭我的舌头更加方便更加深入更加随心所欲更加爲所欲爲,热情地将腰高高抬
离床面,好象想用双腿夹住对方的脑袋,生怕我的嘴唇离开她高贵的花瓣幽谷一般。当我双手把玩揉捏著岳母丰腴
滚圆的臀瓣,舌尖拨开娇美柔嫩的花瓣寻找到她花瓣上的那粒珍珠,并用舌头在珍珠周围划圆时,岳母痉挛似的在
床上蛇一样狂扭著娇躯,麻痹而甘美的快感从那一点迅速向她胴体的每一个角落扩散而去。,我将那浴衣故好,就
去放水去了。
  一切准备就绪,我在门口道:「妈,行了。」「这就好。」岳母已经脱得赤条条,那浴衣还没穿上就进了洗澡
间,我觉得无事可做,忽然想起抽烟,可那烟却放在车上了,于是又跑下去拿,在家里小佳是不允许我抽烟的,说
要优生优育就得先戒烟。我虽然抽得少了些,却是没有戒掉,我躺在床上抽了两支烟,岳母还在里面「哗啦哗啦『
地洗。
  刚想打开电视,就听见岳母在里面叫我「你把我放在床上那个小包给我」。我赶紧跑到她的房间里去取,岳母
脱下来的衣服就扔在床上,而没有挂在衣架上,还有那粉红色的小内裤跟胸罩都在最上面,看上去,岳母用的东西
都相当性感,我未作停留,抓起那小包就往外走。我站在浴室门外敲了一下,隔著毛玻璃我依然能看得见那亭亭玉
立的轮廓。「门开著,你把它放到梳妆台上吧。」我推开一条缝,听那声音岳母正在忙著洗头,顾不得,我伸手进
去放那小包的时候,不经意间看见了岳母那优美的玉体. 我一阵晕眩,赶紧退了出来。虽然被那热腾腾的水雾包裹
著,我还是能看得到岳母的皮肤是那么白淨,竟如处子一般,这都得益于她平时不仅注意皮肤护理,尤其注意饮食。
  听小佳说过,她的妈妈有定期地用牛奶洗浴的。怪不得平时看她脸色竟像是透亮似的。我前脚还没退出来,又
听见吩咐:「你先把我的铺弄好,我洗完后先躺一会儿。」见她还在洗头,知道她不会很就出来,我倒先看会电视
再说,反正别的也不能做。搜了几圈,也没见什么好节目。刚想再抽支烟,忽想起丈母娘吩咐的事情来。我站在岳
母的床前,对著那内衣内裤,竟有些爲难. 要铺床就得拿开,不得已我两个指头捏著那内裤挂在了衣架上,又拿起
胸革来,忍不住凑到鼻子上闻了闻,竟有好闻的香气。我干脆直接用岳母的胸革捂在了脸上使劲闻了一会儿,才把
它挂到衣架上面。我刚刚把那床铺好,岳母竟穿著那身浴衣,一边抚弄著头发进来了。那秀发已吹了半千,她抬手
梳理头发的进时候,丰满的乳房将浴衣胸口处撑开,露出一大块深深的乳沟来,煞是诱人,那热水将她的脸浸泡得
白里透红,越发青春秀丽,竟不像是四十出头的女人了。「妈,这样行吗?」。说话时我闻到了那好闻的香水味道。
岳母直走到床前,在上面姆了几下才说:「不错,挺好的,」她转过身来刚一坐下却又忽然想起什么来似的,歉意
地一笑道:「竟忘了擦脚了」,我赶紧跑到浴室取了浴巾来,按说将那浴巾递给丈母娘就是了,可岳母并没有伸手
去接的意思,我没好意思递过去,直接蹲下来给岳母脱了拖鞋,用那浴巾在她那好看的女人脚上擦起来。岳母没有
推让,伸著两只脚,任我握著她的脚踩,在她的脚丫间擦拭。那滋味挺舒服的,比洗脚店里还好。岳母的脚也是那
么白淨,而且脚形很好看,擦干之后,我将那浴巾搭在一边,手扶了岳母的两腿上床,掀起薄薄的小被子爲她盖好。
「您睡会儿吧。」我刚想走,岳母却伸出手来,招呼我坐在床边:「我睡不著,坐下陪我说说话儿吧。」我只得坐
下,侧著身子,面朝著她。她的白晰的藕臂搭在床沿上,在我腿上轻轻地抚著,我情不由己地握住了她那只被热水
漫抱得还有些红润的手。那手好热。两人只是紧握著手,谁也不说话,其实两人没有了话题,只想著那一件事情,
但碍于人伦,谁也无法迈出那艰难的第一步。「这些日子膀子有些痛,给我捏一捏吧。」岳母从床上坐了起来,我
坐床沿上显然不得劲,只好脱了鞋上床。我侧著身子,两手在她的柔肩上捏起来,岳母闭著眼睛,那俊美的脸庞正
冲著我,几乎闻到了她呼出来的气息。捏了一小会儿我就扭得身子有些难受。「行了好多了,你也躺下来歇会儿吧。,
我正愁找不到借口,借这机会躺在了岳母的身边。岳母握著我的一只手,搭在我的小腹上,「让妈抱抱你好吗?」
岳母说话的时候已经将胳膊伸了出来,插到了我的颈下,我抬起头来,岳母接了我的脖子将我拥入怀里. 我的胸脯
贴在了岳母那柔软的酥胸上,我热血喷涌起来,身下立即涨得硬硬的。她胸口处散发出来的幽香直沁入我的心肺,
搅动著我原始的兽欲。岳母掀开被子将我也盖在了下面。岳母将脸贴在了我的头里,吸著我的发香,十分的陶醉。
我那只被岳母轻握著的手被拉著渐渐上移,我感觉到了那柔软的一团,我的脸紧贴在她的脖子里,嘴巴在岳母那白
淨细腻光滑如玉的肌肤动了一下,岳母陶醉地呻吟了一声。她接得更紧了,那柔软的酥胸紧紧地贴著我。我的手开
始主动地抚上了她的玉乳,并有意识地捏了一下,岳母又呻吟了一声。岳母本来是很守妇道的女人,老岳父去了多
少年了从没有跟别的男人有过私情,自从我进了门,她的芳心竟活了过来,只是碍于人伦关系,却从未表达. 今天
她实在是忍受不住了,才勾引起我来,因爲她知道,女人四十豆腐渣,再过几年,就再也没人稀罕了,趁著青春还
在,赶紧行动。我陶醉地将脸埋在丈母娘那深深的乳沟里,手情不自禁地从那宽松的浴衣底下摸了进去,那里竟然
已经水淋淋的了。岳母张开著双腿任我抚摸,当我将一根手指伸进去的时候,她就会用力地夹一下,我实在硬得涨
疼,直起身来就要脱裤子。这时的岳母再难抵受眼前诱人的煽惑,螓首低凑,丁香轻舔,把她的玉露挑将起来,一
条细丝,牵连著她优美的小嘴,闪然生光。岳母再次抬首,秋波轻送,朝我说道:「今回便让妈吃一口好么,人家
很想吃」我呆著眼看住这个如仙似的少妇,见她双颊微红,莲脸生春,委实美得教人目眩心醉。这时听著她这般诱
人的言语,便是德道高僧,恐怕也难以忍受下去我勉力按抑心神,当即道:「要是给你吃去,接下来岂非没得乐,
「人家要嘛」岳母不依,撒娇似的把身子摇晃摆动,我并不说话,只向她报以一个微笑。岳母二话不说,忘形地张
开小嘴,急巴巴地把我的龟头儿纳入口中。灵舌卷缠,不住卿卿有声,柔嫩灵动的小舌尖,却不停地点拨著我的肉
冠。
  如此这般的逗弄,顿教我浑身舒爽,情兴大动,我低头瞧去,不由痴了,看著这个情狂似火的岳母,腮色如桃,
脸美如杏,尽显在她那月貌花庞的俏颜上……币眼下的光景,直如图画天开,确是诱人之极,不由的让我血脉翻腾。
我万万没料到,眼前这个熟美少妇,只是在这短短这段时间,竟会变得这般淫兴意狂,贪欲无厌,一想到这里,不
禁深深地歎了一口气。我将岳母轻轻放在床缘,在柔和的灯光下,一具象牙般玲珑剔透、雪白晶莹的娇软玉体,蒙
著一层令人晕眩的光韵,犹如完美无瑕、圣洁高贵的维纳斯雕像。那比维纳斯线条更生动的女性胴体配上清丽如仙
的绝色美貌,引人入胜,尤其此刻她那高贵典雅的秀靥上偏是春情盎然、含羞期盼的诱人娇态,只看得我头晕目眩、
口干舌燥,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不知道岳母是画里面的神仙妈,还是南海莲花宝座上的观世音菩萨. 我脱掉我身
上所有的束缚,侧坐在床缘边,双手前探爲双目紧闭,一动也不敢动的岳母整理微乱的秀发,柔声道:「妈,我直
到今天才有机会好好欣赏妈曼妙无比的身材,真的太美了,太令人感动了,能够拜倒在妈的石榴裙下,我今生无憾
啊!」我俯身在岳母白皙光滑的额头、挺直高耸的鼻梁轻轻吻著,双手顺著有如完美艺术品般的胴体外侧摩挲著,
像是要把这上帝雕塑的动人曲线透过双手的把玩,深深地印在脑海中。微颤的双手逐渐往高耸的山丘靠近,找到胸
罩中间勾环处,一拉一放,罩杯弹落两侧,中间蹦跳出一对巍巍颤颤的白嫩乳球。尽管知道这一刻终将到来,岳母
依然娇羞地发出了「嘤咛」的一下呻吟出声来,潜意识的反应,娇躯蜷缩、急转向内,双手不由自主地捂住我颤颤
巍巍雪白饱满的胸脯,遮挡著我那虎狼掠食般的目光。丰腴浑圆的翘挺臀瓣,与微微蜷曲的圆润玉腿,形成一道美
妙动人的弧线,再完美的艺术品也无法表现这绝世美姿的生动,我看得两眼直要冒出火来,食指大动,硬将这具羊
脂白玉雕塑而成毫无瑕疵的美丽肉体再翻转成横陈仰卧,同时趁著岳母双手捂胸,无暇兼顾时,将美妇下身的最后
一件障碍物褪下,这美豔尤物终于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的横陈在我的眼前,本是白玉凝脂般的胴体因爲羞涩情动覆
上了一层薄薄的红霞,晕染得格外的娇豔动人。羞人的私处亳无遮掩的暴露在女婿眼前,心慌意乱的岳母只能紧并
浑圆修长的双腿,聊胜于无的掩饰此一时刻的惊慌失措;顾得了上面、顾不了下面的窘境,她的口中发出了充满无
限羞意的呻吟声来,双手掩面,紧闭秀眸,又惊又怕却又无可奈何。多年来,我恪守妇道,只因前世的姻缘注定,
今生的情欲纠缠,观世音菩萨也堕落凡尘沦爲爱情的俘虏,如今只能娇羞无限的任我摆布了。看到平素雍容华贵端
庄贤淑的高贵女神岳母,终于不著片缕、全身赤裸,柔弱得像是一只温驯的小猫,横陈在我面前,等待我的临幸爱
怜,我心中涌起无限的骄傲,但是我还不想这么快就吞下这到口的美食,我要让她急、让她羞,让她揭下高贵面具
下的僞装,亲开尊口要求我蹂躏侵犯她成熟美豔、风韵迷人的胴体,再以胯下的巨龙痛快淋漓的满足她饥渴己久的
原始情欲。我继续用带有侵略性的灼热眼光,仔细欣赏起岳母玲珑有致的身材,但见柔嫩的肌肤依然吹弹得破,在
柔和灯光下,白里透红似有光泽流动;高耸的乳房挺而不坠,勾勒出极爲优美的动人曲线;两粒樱红的樱桃如新剥
鸡头,又似鲜豔夺目的红宝石,一圈小小的鲜红乳晕在洁白如玉的乳房衬托下更显得美丽夺目,平坦白嫩的小腹上
镶著迷人、小巧的肚脐眼儿,小腹下面茂密乌黑的芳草,好似一座原始森林,将一条迷人心神的幽谷,覆盖得只隐
隐现出微微凸起的柔软幽谷,修长匀称的玉腿白皙光洁,肌肤光滑细腻,即使生育了小龙,全身上下仍然保养如此
丰腴圆润无一处不美,「南方有一女,增一分则太肥,减一分则太瘦;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眉如翠羽,肌肤
如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嫣然一笑,百媚俱生,一笑倾城,再笑倾国」,真是老天爷的希世杰作啊!感觉到我
贪婪灼热的目光,正肆无忌惮地在我裸露的胴体无所不在的侵犯,岳母玉面霞烧、全身发烫,心中又急又羞,这小
坏蛋明知我渴求我的放肆,偏要像猫捉老鼠般吊足她的瘾子,让她难过害羞个够。可是事到如今,「人爲刀俎、我
爲鱼肉」,纵是心急如焚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微微娇嗔道:「小坏蛋,你还没看够吗!」听到岳母似乎急不可耐的
娇嗔,我内心得意万分,偏偏好整以暇,此时的我就像一只用前爪按压住猎物的狮子,正要挑精捡肥一番。在大饱
眼福饱餐秀色后,双手轻轻地抚摸在岳母那如丝绸般光滑细腻的雪肌玉肤上,岁月完全没有在这年届40岁的绝色尤
物身上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我爱不释手地轻柔摩挲,陶醉在岳母那娇嫩柔滑的细腻质感中,沉浸在妈妈那美妙胴
体中散发出来的淡淡的体香之中。我的大手轻轻爱抚著岳母白皙柔嫩的玉足,岳母玉体轻颤,却勉喔控制住我羞怯
地闭合著美目默默享受著我的按摩。就在她难以消受这难以言状的快感时,我居然低头亲吻上了她的脚踝,并张开
口含住她那纤纤玉脚的芊芊玉趾,并配以舌头吮舔起来,一个一个玉趾地去咬。「哦……哦……」岳母皱紧了眉头,
牙齿紧咬住樱唇,发出了近似哭泣的声音,一种莫名的快感从她的脚趾迅速向上冲去,纤巧的小腿,圆润的膝盖,
直到丰满的大腿,一直传到了她的沟壑幽谷。一瞬间,岳母只觉得幽谷内春潮涌动,幽谷仿佛充满了热气,那丛萋
萋芳草立刻湿漉漉的了。随著我的舌头由脚部往上舔去,岳母玉体上下的每根神经都开始亢奋起来。当我那灵蛇般
的舌头来到她的大腿内侧时,岳母就如同快要崩溃似地差点哭了出来,紧紧闭合著美目,将我的樱唇咬得发紫,而
她的更是不由自主地扭动著,在她的大脑中,已经彻底失去了最后一丝防卫的意志。我用手按住她的腰肢,舌尖毫
不留情地沿著岳母丰满浑圆的大腿一直朝那双腿交会的凸起丘谷前进. 「啊……我!」岳母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无
法压抑的呻吟。就在岳母紧张得浑身都要沸腾时,我的舌头却出人意料地越过了她湿热欲出的沟壑幽谷,来到了她
平滑柔软的小腹上,在她迷人的肚脐上溜溜打转尔后一直舔向了她那对丰硕高耸的乳峰。只见岳母藕臂洁白晶莹,
香肩柔腻圆滑,玉肌丰盈饱满,雪肤光润如玉,曲线修长优雅。最引人注目的,是挺立在胸前的一对雪白高耸的山
峰,那巍巍颤颤的乳峰,盈盈可握,饱满胀实,坚挺高耸,显示出绝色美女和成熟美妇才有的成熟丰腴的魅力和韵
味。峰顶两粒红色微紫的两颗樱桃充血勃起好像两颗葡萄,顶边乳晕显出一圈粉红色,双峰间一道深似山谷的乳沟,
不由心跳口渴!在岳母不停的颤抖中,我的舌尖来到了她丰硕乳峰的下端,用鼻子和嘴唇轻微而快速地摩擦著雪白
丰满的乳峰下沿,整个雪白饱满的乳房因而轻微地振颤起来。岳母那圆实而挺拔的乳峰,从未有过地向上耸立著,
乳晕的红色在不断扩张,而乳尖早已充血勃起坚硬异常,她的胸部就像一座蓄势待发的火山一样,随时都会因情欲
而喷发. 我再也按捺不住,一口含住了岳母的一只雪乳,疯狂的舔拭吮吸著;手上则同时握住了另外的一团美玉雪
峰,尽情的搓揉抚弄起来。岳母原来紧闭的美目此时却在不由自主地煽动睫毛,白嫩的面颊上不知不觉就染上了两
抹豔丽的桃红,显得格外的妩媚和娇豔;呼吸也立刻变得喘息急促起来,娇喘吁吁,嘤咛声声,丰满挺拔的双乳在
心爱的我不断的揉弄下,像害羞的少女一样披上了粉红的纱巾;两点殷红的樱桃,也因爲喔烈的刺激成熟挺立起来
;肥美的幽谷沟壑里面,晶莹粘稠的爱液更是早已潺潺流淌出来。「啊……」突然的震撼让岳母再次忍不住喊出了
声,她无从发泄这强烈的冲击,只能一手捂住嘴巴,不禁扭动圆润的玉体. 这样欲擒故纵的挑逗,对于一个虎狼年
纪的成熟美妇来说无疑是残酷的。不到数秒,岳母那隐藏在丰硕饱满乳峰深处的快感完全苏醒了,带著一丝激动,
带著一丝愉悦,带著一丝贪婪,她的情欲已经喔烈到了无人能控制的地步。岳母感受著那麻痹充血后更加挺立的,
她颤抖著将头左动右摇,发出了嘤咛呻吟。而就在岳母马上要陷入疯狂之中时,我的舌头忽然离开她的乳房,以极
快的速度出人意料地由她的小腹又滑向了她的下身,来到了她那玉腿之间的沟壑幽谷上。好像整个人被抛到空中一
样,岳母那双张开的丰满浑圆的大腿绷得紧紧的。当我的舌尖抵达芳草和花瓣时,岳母的嘤咛声在瞬间停止了,取
而代之的是浑身剧烈的抽搐。也就是从这一刻开始,岳母彻底忘记了我是有丈夫的人,她的脑海中只有爱郎我这个
技法闲熟的男人。我的舌尖挑逗撩拨著岳母那娇美柔嫩的花瓣。「啊……」岳母没有想到我居然会心甘情愿地爲她
舔弄她自以爲肮葬不堪的花瓣幽谷,芳心极度满足而感动,她不禁绷紧了下身,尽可能地主动分开玉腿,任凭我的
舌头更加方便更加深入更加随心所欲更加爲所欲爲,热情地将腰高高抬离床面,好象想用双腿夹住对方的脑袋,生
怕我的嘴唇离开她高贵的花瓣幽谷一般。当我双手把玩揉捏著岳母丰腴滚圆的臀瓣,舌尖拨开娇美柔嫩的花瓣寻找
到她花瓣上的那粒珍珠,并用舌头在珍珠周围划圆时,岳母痉挛似的在床上蛇一样狂扭著娇躯,麻痹而甘美的快感
从那一点迅速向她胴体的每一个角落扩散而去。就是了,可岳母并没有伸手去接的意思,我没好意思递过去,直接
蹲下来给岳母脱了拖鞋,用那浴巾在她那好看的女人脚上擦起来。岳母没有推让,伸著两只脚,任我握著她的脚踩,
在她的脚丫间擦拭。那滋味挺舒服的,比洗脚店里还好。岳母的脚也是那么白淨,而且脚形很好看,擦干之后,我
将那浴巾搭在一边,手扶了岳母的两腿上床,掀起薄薄的小被子爲她盖好。「您睡会儿吧。」我刚想走,岳母却伸
出手来,招呼我坐在床边:「我睡不著,坐下陪我说说话儿吧。」我只得坐下,侧著身子,面朝著她。她的白晰的
藕臂搭在床沿上,在我腿上轻轻地抚著,我情不由己地握住了她那只被热水漫抱得还有些红润的手。那手好热。两
人只是紧握著手,谁也不说话,其实两人没有了话题,只想著那一件事情,但碍于人伦,谁也无法迈出那艰难的第
一步。「这些日子膀子有些痛,给我捏一捏吧。」岳母从床上坐了起来,我坐床沿上显然不得劲,只好脱了鞋上床。
  我侧著身子,两手在她的柔肩上捏起来,岳母闭著眼睛,那俊美的脸庞正冲著我,几乎闻到了她呼出来的气息。
捏了一小会儿我就扭得身子有些难受。「行了好多了,你也躺下来歇会儿吧。,我正愁找不到借口,借这机会躺在
了岳母的身边。岳母握著我的一只手,搭在我的小腹上,「让妈抱抱你好吗?」岳母说话的时候已经将胳膊伸了出
来,插到了我的颈下,我抬起头来,岳母接了我的脖子将我拥入怀里. 我的胸脯贴在了岳母那柔软的酥胸上,我热
血喷涌起来,身下立即涨得硬硬的。她胸口处散发出来的幽香直沁入我的心肺,搅动著我原始的兽欲。岳母掀开被
子将我也盖在了下面。岳母将脸贴在了我的头里,吸著我的发香,十分的陶醉。我那只被岳母轻握著的手被拉著渐
渐上移,我感觉到了那柔软的一团,我的脸紧贴在她的脖子里,嘴巴在岳母那白淨细腻光滑如玉的肌肤动了一下,
岳母陶醉地呻吟了一声。她接得更紧了,那柔软的酥胸紧紧地贴著我。我的手开始主动地抚上了她的玉乳,并有意
识地捏了一下,岳母又呻吟了一声。岳母本来是很守妇道的女人,老岳父去了多少年了从没有跟别的男人有过私情,
自从我进了门,她的芳心竟活了过来,只是碍于人伦关系,却从未表达. 今天她实在是忍受不住了,才勾引起我来,
因爲她知道,女人四十豆腐渣,再过几年,就再也没人稀罕了,趁著青春还在,赶紧行动。我陶醉地将脸埋在丈母
娘那深深的乳沟里,手情不自禁地从那宽松的浴衣底下摸了进去,那里竟然已经水淋淋的了。岳母张开著双腿任我
抚摸,当我将一根手指伸进去的时候,她就会用力地夹一下,我实在硬得涨疼,直起身来就要脱裤子。这时的岳母
再难抵受眼前诱人的煽惑,螓首低凑,丁香轻舔,把她的玉露挑将起来,一条细丝,牵连著她优美的小嘴,闪然生
光。岳母再次抬首,秋波轻送,朝我说道:「今回便让妈吃一口好么,人家很想吃」我呆著眼看住这个如仙似的少
妇,见她双颊微红,莲脸生春,委实美得教人目眩心醉。这时听著她这般诱人的言语,便是德道高僧,恐怕也难以
忍受下去我勉力按抑心神,当即道:「要是给你吃去,接下来岂非没得乐,「人家要嘛」岳母不依,撒娇似的把身
子摇晃摆动,我并不说话,只向她报以一个微笑。岳母二话不说,忘形地张开小嘴,急巴巴地把我的龟头儿纳入口
中。灵舌卷缠,不住卿卿有声,柔嫩灵动的小舌尖,却不停地点拨著我的肉冠。如此这般的逗弄,顿教我浑身舒爽,
情兴大动,我低头瞧去,不由痴了,看著这个情狂似火的岳母,腮色如桃,脸美如杏,尽显在她那月貌花庞的俏颜
上……币眼下的光景,直如图画天开,确是诱人之极,不由的让我血脉翻腾. 我万万没料到,眼前这个熟美少妇,
只是在这短短这段时间,竟会变得这般淫兴意狂,贪欲无厌,一想到这里,不禁深深地歎了一口气。我将岳母轻轻
放在床缘,在柔和的灯光下,一具象牙般玲珑剔透、雪白晶莹的娇软玉体,蒙著一层令人晕眩的光韵,犹如完美无
瑕、圣洁高贵的维纳斯雕像。那比维纳斯线条更生动的女性胴体配上清丽如仙的绝色美貌,引人入胜,尤其此刻她
那高贵典雅的秀靥上偏是春情盎然、含羞期盼的诱人娇态,只看得我头晕目眩、口干舌燥,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不知道岳母是画里面的神仙妈,还是南海莲花宝座上的观世音菩萨. 我脱掉我身上所有的束缚,侧坐在床缘边,双
手前探爲双目紧闭,一动也不敢动的岳母整理微乱的秀发,柔声道:「妈,我直到今天才有机会好好欣赏妈曼妙无
比的身材,真的太美了,太令人感动了,能够拜倒在妈的石榴裙下,我今生无憾啊!」我俯身在岳母白皙光滑的额
头、挺直高耸的鼻梁轻轻吻著,双手顺著有如完美艺术品般的胴体外侧摩挲著,像是要把这上帝雕塑的动人曲线透
过双手的把玩,深深地印在脑海中。微颤的双手逐渐往高耸的山丘靠近,找到胸罩中间勾环处,一拉一放,罩杯弹
落两侧,中间蹦跳出一对巍巍颤颤的白嫩乳球。尽管知道这一刻终将到来,岳母依然娇羞地发出了「嘤咛」的一下
呻吟出声来,潜意识的反应,娇躯蜷缩、急转向内,双手不由自主地捂住我颤颤巍巍雪白饱满的胸脯,遮挡著我那
虎狼掠食般的目光。丰腴浑圆的翘挺臀瓣,与微微蜷曲的圆润玉腿,形成一道美妙动人的弧线,再完美的艺术品也
无法表现这绝世美姿的生动,我看得两眼直要冒出火来,食指大动,硬将这具羊脂白玉雕塑而成毫无瑕疵的美丽肉
体再翻转成横陈仰卧,同时趁著岳母双手捂胸,无暇兼顾时,将美妇下身的最后一件障碍物褪下,这美豔尤物终于
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的横陈在我的眼前,本是白玉凝脂般的胴体因爲羞涩情动覆上了一层薄薄的红霞,晕染得格外
的娇豔动人。羞人的私处亳无遮掩的暴露在女婿眼前,心慌意乱的岳母只能紧并浑圆修长的双腿,聊胜于无的掩饰
此一时刻的惊慌失措;顾得了上面、顾不了下面的窘境,她的口中发出了充满无限羞意的呻吟声来,双手掩面,紧
闭秀眸,又惊又怕却又无可奈何。多年来,我恪守妇道,只因前世的姻缘注定,今生的情欲纠缠,观世音菩萨也堕
落凡尘沦爲爱情的俘虏,如今只能娇羞无限的任我摆布了。看到平素雍容华贵端庄贤淑的高贵女神岳母,终于不著
片缕、全身赤裸,柔弱得像是一只温驯的小猫,横陈在我面前,等待我的临幸爱怜,我心中涌起无限的骄傲,但是
我还不想这么快就吞下这到口的美食,我要让她急、让她羞,让她揭下高贵面具下的僞装,亲开尊口要求我蹂躏侵
犯她成熟美豔、风韵迷人的胴体,再以胯下的巨龙痛快淋漓的满足她饥渴己久的原始情欲。我继续用带有侵略性的
灼热眼光,仔细欣赏起岳母玲珑有致的身材,但见柔嫩的肌肤依然吹弹得破,在柔和灯光下,白里透红似有光泽流
动;高耸的乳房挺而不坠,勾勒出极爲优美的动人曲线;两粒樱红的樱桃如新剥鸡头,又似鲜豔夺目的红宝石,一
圈小小的鲜红乳晕在洁白如玉的乳房衬托下更显得美丽夺目,平坦白嫩的小腹上镶著迷人、小巧的肚脐眼儿,小腹
下面茂密乌黑的芳草,好似一座原始森林,将一条迷人心神的幽谷,覆盖得只隐隐现出微微凸起的柔软幽谷,修长
匀称的玉腿白皙光洁,肌肤光滑细腻,即使生育了小龙,全身上下仍然保养如此丰腴圆润无一处不美,「南方有一
女,增一分则太肥,减一分则太瘦;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眉如翠羽,肌肤如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嫣然
一笑,百媚俱生,一笑倾城,再笑倾国」,真是老天爷的希世杰作啊!感觉到我贪婪灼热的目光,正肆无忌惮地在
我裸露的胴体无所不在的侵犯,岳母玉面霞烧、全身发烫,心中又急又羞,这小坏蛋明知我渴求我的放肆,偏要像
猫捉老鼠般吊足她的瘾子,让她难过害羞个够。可是事到如今,「人爲刀俎、我爲鱼肉」,纵是心急如焚却又无可
奈何,只能微微娇嗔道:「小坏蛋,你还没看够吗!」听到岳母似乎急不可耐的娇嗔,我内心得意万分,偏偏好整
以暇,此时的我就像一只用前爪按压住猎物的狮子,正要挑精捡肥一番。在大饱眼福饱餐秀色后,双手轻轻地抚摸
在岳母那如丝绸般光滑细腻的雪肌玉肤上,岁月完全没有在这年届40岁的绝色尤物身上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我爱
不释手地轻柔摩挲,陶醉在岳母那娇嫩柔滑的细腻质感中,沉浸在妈妈那美妙胴体中散发出来的淡淡的体香之中。
  我的大手轻轻爱抚著岳母白皙柔嫩的玉足,岳母玉体轻颤,却勉喔控制住我羞怯地闭合著美目默默享受著我的
按摩。
  就在她难以消受这难以言状的快感时,我居然低头亲吻上了她的脚踝,并张开口含住她那纤纤玉脚的芊芊玉趾,
并配以舌头吮舔起来,一个一个玉趾地去咬。「哦……哦……」岳母皱紧了眉头,牙齿紧咬住樱唇,发出了近似哭
泣的声音,一种莫名的快感从她的脚趾迅速向上冲去,纤巧的小腿,圆润的膝盖,直到丰满的大腿,一直传到了她
的沟壑幽谷。一瞬间,岳母只觉得幽谷内春潮涌动,幽谷仿佛充满了热气,那丛萋萋芳草立刻湿漉漉的了。随著我
的舌头由脚部往上舔去,岳母玉体上下的每根神经都开始亢奋起来。当我那灵蛇般的舌头来到她的大腿内侧时,岳
母就如同快要崩溃似地差点哭了出来,紧紧闭合著美目,将我的樱唇咬得发紫,而她的更是不由自主地扭动著,在
她的大脑中,已经彻底失去了最后一丝防卫的意志。我用手按住她的腰肢,舌尖毫不留情地沿著岳母丰满浑圆的大
腿一直朝那双腿交会的凸起丘谷前进. 「啊……我!」岳母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无法压抑的呻吟。就在岳母紧张得
浑身都要沸腾时,我的舌头却出人意料地越过了她湿热欲出的沟壑幽谷,来到了她平滑柔软的小腹上,在她迷人的
肚脐上溜溜打转尔后一直舔向了她那对丰硕高耸的乳峰。只见岳母藕臂洁白晶莹,香肩柔腻圆滑,玉肌丰盈饱满,
雪肤光润如玉,曲线修长优雅。最引人注目的,是挺立在胸前的一对雪白高耸的山峰,那巍巍颤颤的乳峰,盈盈可
握,饱满胀实,坚挺高耸,显示出绝色美女和成熟美妇才有的成熟丰腴的魅力和韵味。峰顶两粒红色微紫的两颗樱
桃充血勃起好像两颗葡萄,顶边乳晕显出一圈粉红色,双峰间一道深似山谷的乳沟,不由心跳口渴!在岳母不停的
颤抖中,我的舌尖来到了她丰硕乳峰的下端,用鼻子和嘴唇轻微而快速地摩擦著雪白丰满的乳峰下沿,整个雪白饱
满的乳房因而轻微地振颤起来。岳母那圆实而挺拔的乳峰,从未有过地向上耸立著,乳晕的红色在不断扩张,而乳
尖早已充血勃起坚硬异常,她的胸部就像一座蓄势待发的火山一样,随时都会因情欲而喷发. 我再也按捺不住,一
口含住了岳母的一只雪乳,疯狂的舔拭吮吸著;手上则同时握住了另外的一团美玉雪峰,尽情的搓揉抚弄起来。岳
母原来紧闭的美目此时却在不由自主地煽动睫毛,白嫩的面颊上不知不觉就染上了两抹豔丽的桃红,显得格外的妩
媚和娇豔;呼吸也立刻变得喘息急促起来,娇喘吁吁,嘤咛声声,丰满挺拔的双乳在心爱的我不断的揉弄下,像害
羞的少女一样披上了粉红的纱巾;两点殷红的樱桃,也因爲喔烈的刺激成熟挺立起来;肥美的幽谷沟壑里面,晶莹
粘稠的爱液更是早已潺潺流淌出来。「啊……」突然的震撼让岳母再次忍不住喊出了声,她无从发泄这强烈的冲击,
只能一手捂住嘴巴,不禁扭动圆润的玉体. 这样欲擒故纵的挑逗,对于一个虎狼年纪的成熟美妇来说无疑是残酷的。
  不到数秒,岳母那隐藏在丰硕饱满乳峰深处的快感完全苏醒了,带著一丝激动,带著一丝愉悦,带著一丝贪婪,
她的情欲已经喔烈到了无人能控制的地步。岳母感受著那麻痹充血后更加挺立的,她颤抖著将头左动右摇,发出了
嘤咛呻吟。而就在岳母马上要陷入疯狂之中时,我的舌头忽然离开她的乳房,以极快的速度出人意料地由她的小腹
又滑向了她的下身,来到了她那玉腿之间的沟壑幽谷上。好像整个人被抛到空中一样,岳母那双张开的丰满浑圆的
大腿绷得紧紧的。当我的舌尖抵达芳草和花瓣时,岳母的嘤咛声在瞬间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浑身剧烈的抽搐。也
就是从这一刻开始,岳母彻底忘记了我是有丈夫的人,她的脑海中只有爱郎我这个技法闲熟的男人。我的舌尖挑逗
撩拨著岳母那娇美柔嫩的花瓣。「啊……」岳母没有想到我居然会心甘情愿地爲她舔弄她自以爲肮葬不堪的花瓣幽
谷,芳心极度满足而感动,她不禁绷紧了下身,尽可能地主动分开玉腿,任凭我的舌头更加方便更加深入更加随心
所欲更加爲所欲爲,热情地将腰高高抬离床面,好象想用双腿夹住对方的脑袋,生怕我的嘴唇离开她高贵的花瓣幽
谷一般。当我双手把玩揉捏著岳母丰腴滚圆的臀瓣,舌尖拨开娇美柔嫩的花瓣寻找到她花瓣上的那粒珍珠,并用舌
头在珍珠周围划圆时,岳母痉挛似的在床上蛇一样狂扭著娇躯,麻痹而甘美的快感从那一点迅速向她胴体的每一个
角落扩散而去。挡著我那虎狼掠食般的目光。丰腴浑圆的翘挺臀瓣,与微微蜷曲的圆润玉腿,形成一道美妙动人的
弧线,再完美的艺术品也无法表现这绝世美姿的生动,我看得两眼直要冒出火来,食指大动,硬将这具羊脂白玉雕
塑而成毫无瑕疵的美丽肉体再翻转成横陈仰卧,同时趁著岳母双手捂胸,无暇兼顾时,将美妇下身的最后一件障碍
物褪下,这美豔尤物终于全身赤裸,一丝不挂的横陈在我的眼前,本是白玉凝脂般的胴体因爲羞涩情动覆上了一层
薄薄的红霞,晕染得格外的娇豔动人。羞人的私处亳无遮掩的暴露在女婿眼前,心慌意乱的岳母只能紧并浑圆修长
的双腿,聊胜于无的掩饰此一时刻的惊慌失措;顾得了上面、顾不了下面的窘境,她的口中发出了充满无限羞意的
呻吟声来,双手掩面,紧闭秀眸,又惊又怕却又无可奈何。多年来,我恪守妇道,只因前世的姻缘注定,今生的情
欲纠缠,观世音菩萨也堕落凡尘沦爲爱情的俘虏,如今只能娇羞无限的任我摆布了。看到平素雍容华贵端庄贤淑的
高贵女神岳母,终于不著片缕、全身赤裸,柔弱得像是一只温驯的小猫,横陈在我面前,等待我的临幸爱怜,我心
中涌起无限的骄傲,但是我还不想这么快就吞下这到口的美食,我要让她急、让她羞,让她揭下高贵面具下的僞装,
亲开尊口要求我蹂躏侵犯她成熟美豔、风韵迷人的胴体,再以胯下的巨龙痛快淋漓的满足她饥渴己久的原始情欲。
我继续用带有侵略性的灼热眼光,仔细欣赏起岳母玲珑有致的身材,但见柔嫩的肌肤依然吹弹得破,在柔和灯光下,
白里透红似有光泽流动;高耸的乳房挺而不坠,勾勒出极爲优美的动人曲线;两粒樱红的樱桃如新剥鸡头,又似鲜
豔夺目的红宝石,一圈小小的鲜红乳晕在洁白如玉的乳房衬托下更显得美丽夺目,平坦白嫩的小腹上镶著迷人、小
巧的肚脐眼儿,小腹下面茂密乌黑的芳草,好似一座原始森林,将一条迷人心神的幽谷,覆盖得只隐隐现出微微凸
起的柔软幽谷,修长匀称的玉腿白皙光洁,肌肤光滑细腻,即使生育了小龙,全身上下仍然保养如此丰腴圆润无一
处不美,「南方有一女,增一分则太肥,减一分则太瘦;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眉如翠羽,肌肤如雪,腰如束
素,齿如含贝,嫣然一笑,百媚俱生,一笑倾城,再笑倾国」,真是老天爷的希世杰作啊!感觉到我贪婪灼热的目
光,正肆无忌惮地在我裸露的胴体无所不在的侵犯,岳母玉面霞烧、全身发烫,心中又急又羞,这小坏蛋明知我渴
求我的放肆,偏要像猫捉老鼠般吊足她的瘾子,让她难过害羞个够。可是事到如今,「人爲刀俎、我爲鱼肉」,纵
是心急如焚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微微娇嗔道:「小坏蛋,你还没看够吗!」听到岳母似乎急不可耐的娇嗔,我内心
得意万分,偏偏好整以暇,此时的我就像一只用前爪按压住猎物的狮子,正要挑精捡肥一番。在大饱眼福饱餐秀色
后,双手轻轻地抚摸在岳母那如丝绸般光滑细腻的雪肌玉肤上,岁月完全没有在这年届40岁的绝色尤物身上留下一
丝一毫的痕迹,我爱不释手地轻柔摩挲,陶醉在岳母那娇嫩柔滑的细腻质感中,沉浸在妈妈那美妙胴体中散发出来
的淡淡的体香之中。我的大手轻轻爱抚著岳母白皙柔嫩的玉足,岳母玉体轻颤,却勉喔控制住我羞怯地闭合著美目
默默享受著我的按摩。就在她难以消受这难以言状的快感时,我居然低头亲吻上了她的脚踝,并张开口含住她那纤
纤玉脚的芊芊玉趾,并配以舌头吮舔起来,一个一个玉趾地去咬。「哦……哦……」岳母皱紧了眉头,牙齿紧咬住
樱唇,发出了近似哭泣的声音,一种莫名的快感从她的脚趾迅速向上冲去,纤巧的小腿,圆润的膝盖,直到丰满的
大腿,一直传到了她的沟壑幽谷。一瞬间,岳母只觉得幽谷内春潮涌动,幽谷仿佛充满了热气,那丛萋萋芳草立刻
湿漉漉的了。随著我的舌头由脚部往上舔去,岳母玉体上下的每根神经都开始亢奋起来。当我那灵蛇般的舌头来到
她的大腿内侧时,岳母就如同快要崩溃似地差点哭了出来,紧紧闭合著美目,将我的樱唇咬得发紫,而她的更是不
由自主地扭动著,在她的大脑中,已经彻底失去了最后一丝防卫的意志。我用手按住她的腰肢,舌尖毫不留情地沿
著岳母丰满浑圆的大腿一直朝那双腿交会的凸起丘谷前进. 「啊……我!」岳母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无法压抑的呻
吟。就在岳母紧张得浑身都要沸腾时,我的舌头却出人意料地越过了她湿热欲出的沟壑幽谷,来到了她平滑柔软的
小腹上,在她迷人的肚脐上溜溜打转尔后一直舔向了她那对丰硕高耸的乳峰。只见岳母藕臂洁白晶莹,香肩柔腻圆
滑,玉肌丰盈饱满,雪肤光润如玉,曲线修长优雅。最引人注目的,是挺立在胸前的一对雪白高耸的山峰,那巍巍
颤颤的乳峰,盈盈可握,饱满胀实,坚挺高耸,显示出绝色美女和成熟美妇才有的成熟丰腴的魅力和韵味。峰顶两
粒红色微紫的两颗樱桃充血勃起好像两颗葡萄,顶边乳晕显出一圈粉红色,双峰间一道深似山谷的乳沟,不由心跳
口渴!在岳母不停的颤抖中,我的舌尖来到了她丰硕乳峰的下端,用鼻子和嘴唇轻微而快速地摩擦著雪白丰满的乳
峰下沿,整个雪白饱满的乳房因而轻微地振颤起来。岳母那圆实而挺拔的乳峰,从未有过地向上耸立著,乳晕的红
色在不断扩张,而乳尖早已充血勃起坚硬异常,她的胸部就像一座蓄势待发的火山一样,随时都会因情欲而喷发.
我再也按捺不住,一口含住了岳母的一只雪乳,疯狂的舔拭吮吸著;手上则同时握住了另外的一团美玉雪峰,尽情
的搓揉抚弄起来。岳母原来紧闭的美目此时却在不由自主地煽动睫毛,白嫩的面颊上不知不觉就染上了两抹豔丽的
桃红,显得格外的妩媚和娇豔;呼吸也立刻变得喘息急促起来,娇喘吁吁,嘤咛声声,丰满挺拔的双乳在心爱的我
不断的揉弄下,像害羞的少女一样披上了粉红的纱巾;两点殷红的樱桃,也因爲喔烈的刺激成熟挺立起来;肥美的
幽谷沟壑里面,晶莹粘稠的爱液更是早已潺潺流淌出来。「啊……」突然的震撼让岳母再次忍不住喊出了声,她无
从发泄这强烈的冲击,只能一手捂住嘴巴,不禁扭动圆润的玉体. 这样欲擒故纵的挑逗,对于一个虎狼年纪的成熟
美妇来说无疑是残酷的。不到数秒,岳母那隐藏在丰硕饱满乳峰深处的快感完全苏醒了,带著一丝激动,带著一丝
愉悦,带著一丝贪婪,她的情欲已经喔烈到了无人能控制的地步。岳母感受著那麻痹充血后更加挺立的,她颤抖著
将头左动右摇,发出了嘤咛呻吟。而就在岳母马上要陷入疯狂之中时,我的舌头忽然离开她的乳房,以极快的速度
出人意料地由她的小腹又滑向了她的下身,来到了她那玉腿之间的沟壑幽谷上。好像整个人被抛到空中一样,岳母
那双张开的丰满浑圆的大腿绷得紧紧的。当我的舌尖抵达芳草和花瓣时,岳母的嘤咛声在瞬间停止了,取而代之的
是浑身剧烈的抽搐。也就是从这一刻开始,岳母彻底忘记了我是有丈夫的人,她的脑海中只有爱郎我这个技法闲熟
的男人。我的舌尖挑逗撩拨著岳母那娇美柔嫩的花瓣。「啊……」岳母没有想到我居然会心甘情愿地爲她舔弄她自
以爲肮葬不堪的花瓣幽谷,芳心极度满足而感动,她不禁绷紧了下身,尽可能地主动分开玉腿,任凭我的舌头更加
方便更加深入更加随心所欲更加爲所欲爲,热情地将腰高高抬离床面,好象想用双腿夹住对方的脑袋,生怕我的嘴
唇离开她高贵的花瓣幽谷一般。当我双手把玩揉捏著岳母丰腴滚圆的臀瓣,舌尖拨开娇美柔嫩的花瓣寻找到她花瓣
上的那粒珍珠,并用舌头在珍珠周围划圆时,岳母痉挛似的在床上蛇一样狂扭著娇躯,麻痹而甘美的快感从那一点
迅速向她胴体的每一个角落扩散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