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长淫影视
首页 > 激情小说 > 甜蜜哋花香
甜蜜哋花香
  「好,今年系桌暑训就到这裡,大家辛苦了!」


  唉啊,好洩气喔,经过十天的集训还是完全没进展,啊…我指的不是球技啦,其实我对桌球一点兴趣也没有,
都是为了接近某人才加入系桌的。大我一学年的政浩学长,我刚入学没多久就被他吸引,到现在也已经快一年了呢,
这份心意不知道何时才能开花结果。


  学长他虽然不是特别帅,不过为人热心又可靠,勇于站出来担负重任,为大家出力,这样的性格让他变得耀眼。
现在担任系学会的干部,以及系桌的新生指导员,个性果决、有行动力,不拘泥小节,这些都是吸引我的特点. 他
做什麽事都好认真喔,我喜欢看他认真的表情。


  我们之间也并非什麽都没有,只是一直处于暧昧不明的状态,在一起的时间很多,却从未独处过. 学长似乎也
注意到我了,有时我觉得他好像在试探我,但是又不是明确的追求,我实在不晓得该怎麽回应才好。


  我实在是太胆小了,不做一点点表示的话,人家怎麽敢再更进一步。可是,如果是我自己会错意呢?恋爱就是
在刚起步的时候最折磨人了,若有情似无意、不知从何著手,也许以后想起来令人会心一笑,但是现在我真的很困
扰.


  「小柔,怎麽看起来没什麽精神?」


  「嗯…还是那个老问题呀……」


  美怡,算是我加入系桌的意外收穫,我们因为一起练球而成了知心朋友,有好事一起分享,有烦恼也会一起讨
论。她的个性跟政浩学长很像,成熟稳重、很会照顾人,有一种独特的大姐头魅力,我们的互动多半以她为主导。
她也是唯一知道我暗恋学长的人,经常给我出主意。


  「吼…这样不行啦!你不要一直缩起来,去找他一起散散步嘛。」


  「这样太唐突了…我不会讲啦……」


  「小姐…不要想那麽多好吗,不会讲是吧?我帮你讲!」


  美怡不知道为什麽忽然暴走了,以她直来直往的个性,大概很受不了我这种表现吧,但是如果让她代替我来邀
请的话,岂不是更奇怪吗?我一边死命地拉住美怡,一边思考著脱身的藉口。


  「不行啦…我,啊,对了!我想起来等一下还有事要办. 」


  「最好是啦,少跟我来这套…」


  「真的啦,时间差不多了,我要去车站接我弟了。」


  「……?」


  美怡用怀疑的目光打量著我,我连忙作出一付不容置疑的表情,美怡她左看右看,好像看不出什麽破绽. 因为
这件事也不完全是假的,只不过时间没有这麽赶,大概还有两个小时吧……呀,不可以笑出来…


  「今天就放你一马,不过…我一定会尽快想办法把你们凑成一对的。」


  呼…得救了,美怡最近越来越热血了,总是积极地要撮合我们,这也未免热心过头了,当真是「皇帝不急、急
死太监」呀,可是美怡自己呢?她都没有喜欢的对象吗?恋爱是大学的必修学分耶,美怡的个性热情活泼,外表俏
丽,至今也有好几个人追求过,可是都被发了朋友卡……


  不管了,接下来可以慢悠悠地吃顿午饭,然后再沿路晃到车站去。


  话说回来,这件藉口本身也是另一件困扰我的事,因为今天起我就要跟老弟住在同一个屋簷下,我有点害怕。
虽然说是亲弟弟,但是我总觉得他看我的眼神并不是把我当成姊姊,而且我们理工挂帅的学校,他还硬是填上我们
学校的中文系,我不得不怀疑他是否有什麽不良企图.


  至于为何会变成同住的局面,因为我本来是一个人借住在姑丈原本的公寓(姑丈全家搬到国外去了),还有空
的房间,所以我没有拒绝的理由。毕竟在新竹租房子一个月也要五千上下,不该因为我无凭无据的猜忌而让家裡多
这一笔开销. 反正睡觉时把门锁好,应该就没有问题了吧。


  盛辉,这是我弟的名字,意思是明亮的光芒,可是他本人却是个很阴沉的人,没有什麽朋友,也没有什麽能够
投注热情的兴趣或专长,似乎对任何事都漠不关心。可是,就只有对我,偶尔会出现不该有的狂热,那甚至超过了
对异性的好奇,就像是黑豹看到猎物时的锐利眼神,令人心生畏惧。


  我记得小时候我们姊弟感情很好的,但是上了国中之后,我发现他看我的眼神不一样了,我意识到男孩跟女孩
的基本界线。我有了一群好朋友,我们经常一起出去唱歌、打球、看电影,聊一些八卦,我和弟弟之间渐渐缺乏共
同的话题,弟弟对这些事都没有兴趣,就只有对我……,我怕、我不懂要怎麽跟他相处,所以我们越来越疏远.


  该如何与他一起生活,我心裡完全没有底,我也想当个好姊姊啊!不过前提是他要把我当做是姊姊才行……,
想著想著,火车也已经进站了,我一定要冷静,只要表现得自然一点就可以了。


  「颖柔姊,好久不见了,你好像又变得更漂亮了。」


  哎?真奇怪,以前的他是不会讲这种话的。半年多不见,他变了非常多,看起来沉稳内敛,也更有自信了,跟
印象中那个生活没有目标的宅男差好多,像是忽然长大了一样。对嘛!就是要这样才像大学生。


  不过,明明是友善的微笑,为什麽我好像感觉不到它的温度,有那麽一瞬间,我似乎感到这笑容背后还别有深
意,令我一阵恶寒。是我看错了吗?这种不祥的预感,我该不是得了被害妄想症吧?


  ※  ※  ※  ※  ※  ※  ※  ※  ※  ※  ※


  开学已经过一个月了,我跟学长依然是那个样子,美怡好像快要抓狂了。
  倒是盛辉真是让我跌破眼镜,迎新营三天两夜就拐到一个小女朋友,那是一个很甜很可爱的学妹,有时候会在
校园裡遇到他们,她总是乖乖地走在盛辉身旁,两人牵牵小手,气氛好得让人嫉妒。


  凭良心说,其实他还长得满有型的,我们家的遗传基因都是很优秀的啦!
  只要把个性改掉,是不用担心交不到女朋友的。男生可以不帅,但是绝对不能宅,可不是吗,竟然可以骗到这
麽好的女孩子,妈要是知道一定乐歪了。


  我跟老弟也没有那麽生疏了,开始可以像正常的姊弟般融洽,一起住的这一段时间,也没有发生什麽不愉快的
事,一直保持著戒心的我像个笨蛋似的。
  要说有什麽呢,就是他经常把采茵带到家裡来,虽然你的名字叫盛辉,也不代表就可以乱放闪光好吗?


  这几天更离谱,虽然他们关在房间裡,可是我知道他们在做什麽事情,声音实在是太大声了,说不定楼上邻居
都听到了哩,你也帮帮忙,老姊我明天有数位逻辑的期中考耶,你们就在隔壁做这种事,叫我怎麽静下心念书啊?


  小茵来家裡作客的时候,都会戴著一条繫著小铃铛的颈环,当他们在嘿休的时候,甜美的呻吟伴随著铃声的节
奏,隔著两道门都还听得很清楚,好讨厌喔,那种事…真的会很舒服吗?这样听著,我好像也变得怪怪的了。


  好不容易小茵回宿舍去了,终于可以开始专心K书,可是才念不到一半居然停电,这下好了,一片漆黑,什麽
事都做不成。


  或许等一下电就来了吧?趴在桌上等电力恢复,过了好一阵子还是盼不到,倒是盛辉拿了一杯蜡烛进来,是那
种彩色的艺术蜡烛,而且烧的时候还有淡淡的花香,真是很别緻的东西。


  「老姊,这是我自己做的喔,我高三的时候都在研究这个东西。」


  这样的话,真的是很了不起呢,这个比起市面上卖的那些,看起来价值感高很多,而且那个香味真的很迷人,
淡淡的、让人有种放鬆的感觉,说是加了百合花的精油在蜡裡面,应该费了不少心思吧。


  也不知道什麽时候电力才会修好,书是一定非念完不可的,就藉著烛光来继续奋斗吧,古时候的状元们也是这
样熬出来的。但是,亮度实在还是不够,这样会近视吧?而且因为停电的关系,少了电扇,又点著蜡烛,房间好像
变得异常的热,勉强念了两页真的受不了了。


  我想,还是去学校的图书馆吧。可是,我忽然发现自己站不起来,全身的力气都好像被抽乾了,百合花的香味
越来越浓郁,四周也变得越来越炎热,身体暖烘烘的,整个人都变得轻飘飘,好舒服的感觉. 呆呆地望著跳动的小
火苗,沉醉地嗅著迷人的花香,我觉得懒洋洋的,一动也不想动。


  这时候盛辉又进来了,他小心地剪开我的衣服,露出滑嫩的肌肤,嗯…太好了…我真的好热喔……,整件薄上
衣都已经被汗水浸得溼透了。


  「颖柔,你已经深深被百合花的香味所吸引,你爱上了这种气味。」


  是啊,我好喜欢这个味道,令人心醉神迷的芬芳,我的头好晕,盛辉的声音怎麽会变得这麽低沉呢?好像是从
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似的……


  「放鬆,很放鬆,深深地放鬆……」


  他把蜡烛拿得很靠近我的脸,我不自主地深深吸了口气,好奇妙的感觉啊,这种香味…,体内的血液好像要沸
腾了,乳房好涨、好难受。


  「告诉我,这个香味给你什麽感觉?」


  「…很轻鬆……很…兴奋…」


  「而且很顺从。」


  「嗯…很顺从………咦?不对…你…你做什麽…?」


  「你不需要思考,只要服从我就好了,服从会让你快乐。」


  盛辉开始爱抚著我的乳房,怎麽可以…这样……感觉好棒…好幸福…


  「乖,吸气…再吸气,看著烛火,你现在心情很平静、很快乐。」


  「啊…啊啊……我…很快乐…」


  这样子抚摸好舒服喔…我…我无法抗拒,我只想要更快乐……


  「姊姊,你曾经说过长大之后要嫁给我的,你还记得吗?」


  「嗯……然后…呢…?」


  是有这麽回事,不过那只是我们年纪很小的时候说的童言童语而已。


  「然后现在你已经长大了呀,你看…这裡已经溼透了喔。」


  「那裡不行…啊…不要……这样弄…咿…」


  好奇怪,被弟弟用手指插著小穴…好有感觉…好喜欢这样……


  「所以说,你是不是已经准备好了要成为我的人呢?」


  「是……啊嗯…不是…呜……」


  已经不行了,不知道自己在说什麽了,指头插得那麽深,好舒服,好难过,我该如何是好?脑海变得一片空白
了,裡面好痒…好麻……


  「高潮吧,姊姊,这样一来你就是我的了。」


  「不行…呀啊……要…要去了…咿…咿……」


  好不可思议,这就是…高潮的感觉?身体因为强烈的快感而颤抖著,很轻鬆…很兴奋…很顺从……


  「看,你的意志是那样的薄弱,就像这小小的烛火,不是吗?」


  是啊,真的好像喔,小小的火苗在黑暗的空间裡闪烁著,它的光芒是那麽微弱,那麽无助,好像随时都会熄灭
似的。我的心裡好像也有小小的火苗,它正在做最后的挣扎,为什麽要挣扎呢?那一点用处也没有不是吗?只要乖
乖的听话,一切都会变得简单许多。


  「你需要快乐,你想要成为一个奴隶,你渴望成为我的奴隶. 」


  我渴望成为盛辉主人的奴隶……


  「让我来帮你吧。」


  主人吹熄了那小小的烛光,什麽都没有了,一片黑暗,什麽都没有了……


  「你最喜欢主人,在这世上你只能爱著主人。」


  「最喜欢主人……」


  「乖,现在闭上眼睛,深深地沉睡,我会让你有一个好梦的。」


  眼皮好沉重,我真的需要休息一下,可以闭上眼睛真是太好了,深深地沉睡…深深地…沉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