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长淫影视
首页 > 激情小说 > 一個平常家庭主婦的嶽母
一個平常家庭主婦的嶽母
  在外人眼中,我们的家族生活非常的美满,我与岳父岳母同住一间公寓


  岳父是食品公司集团董事,做事向来雷厉风行,但岳父性号渔色,常对公司女职员伸出魔爪,更有传言,岳父
的肉棒,既大又坚挺,常使一般女职员大喊吃不消


  而岳母是一个平常的家庭主妇,岳父不雅的传言,常惹岳母非常不悦,但苦无证据,所以把心一横,派遣取女
儿监视岳父的一举一动,本来空閒的老婆在无奈的情况下,接受岳母的任务,担任岳父的祕书


  而我跟老婆结婚后,更是积极打拼工作,目前担任美商公司的主管经理


  一日,岳母在无预警的情况下,出现在公司


  「妈,你大老远跑来公司干什麽?」我边招待岳母,边大惑不解的说著


  「哼……还不是为你老爸,这次我在他车上安装追踪系统,要一次逮到这勾引你岳父的淫妇」岳母喝了杯红茶
说著


  「哈……在法律上是不成立的,还极有可能反被别人告上诬告的官司」我搬出了法律条文来向岳母解说著


  「这一档事,你不用担心,我有消息指出,你岳父每天中午正午12点钟到下午3 点,都会往**饭店,私会情人」


  「喔……妈你的意思要到现场捉姦吗?」我犹豫一下的说著


  「哈……才不是啦,嘻……**饭店经理是我至交好友,她与我早达成共识,在饭店房间安装监视器,然后透过
另一房间电视萤幕,便能知悉,勾引你岳父的淫妇真实模样」


  「妈,你的意思是要我陪著你一块同往吗?」


  「这当然阿,怎麽你不跟我一块去吗?」


  「这……好吧,我向公司请一下假,妈,你稍等一下」


  当我背著身影写著假条,同时也打了电话,要跟老婆联络,但很明显打不通,于是我只好放弃挽救岳父岳母的
婚姻


  假条呈报上去,上面的主管很快便批了下来,我拿起了外套,便连同岳母我说的饭店,直奔过去


  不到三小时的车程,我与岳母走入饭店大厅,只见一位成熟的女性,跑来与岳母身旁切切私语,便连同带往我
与岳母去了房间,进入房间后


  岳母脱去了帽子跟大衣,连身长裙,包裹住岳母成熟韵味的风采,岳母坐在床前电视,按一下摇控器,电视萤
幕显现出隔壁房间的情况


  「看来,你岳父还没来」岳母摇著头望向我


  「嗯……是阿,在等等吧」我站在岳母身旁的说道


  我边看电视萤幕,无意间瞧见了丰满的胸部,此时我裤裆肉棒正不安份的跳动著


  「妈,你肚子饿吗?」


  「嗯……我不饿,我的包包有麵包,你饿,你拿起来吃吧」


  岳母说完话,站起身来,趴躺在床尾前,双眼还是直盯著电视萤幕看


  过了一个小时,正当我与岳母快放弃的同时,隔壁传出了熟悉的声因,是岳父的咳嗽声


  岳父打开了隔壁房门,而岳父的一举一动,正透著电视萤幕而显现出来,岳父躺在床上,抽了跟烟,而与岳父
进来的女子背著监视器,而看不出模样,此时岳父说起话来


  「快一点,赶快做完,等一下还要回公司去了」


  「好了」背著监视器的女子,开始将身上衣物缓缓脱去,但这女子的背影与音调,对我而言,是非常的熟悉


  突然,女子转过身来,此时我与岳母同时惊吓住了,而岳母趴躺在床尾,种个身躯震动了一下


  这女子吓然是我的老婆。岳父岳母的亲生女儿


  老婆走到床前,岳父将嘴中的烟拿至一旁,老婆的嘴慢慢贴向岳父肥厚的双唇,两人的接吻声,正透过电视不
断传来


  此时,岳母双目留眼泪,边痛骂著


  「这个老不休,居然……居然好色到对自己的亲生女儿也不放过……」


  而我一见如此情况,只能呆坐岳母身旁


  岳父与老婆两人吐出舌头,两条舌头伴随著唾液,互相勾缠,岳父的右手慢慢伸向老婆的胸部,两人的舌头慢
慢离开,此时岳父说起话来


  「女儿,你的口水真好吃阿」


  「呵……爸,你的也是阿」


  「真的吗?也该让爸来尝尝你胸部的滋味了」


  岳父的头探向老婆的双胸,用嘴含住了老婆坚硬的奶头,


  「爸,咬一下女儿的奶头,奥……对……真舒服。嗯……」


  此时岳父的右手,慢慢往老婆两腿之间摸了过去,岳父伸起右手食指,插入老婆的小穴,一插一抽,老婆的淫
水随著岳父的动坐留了出来


  「嗯……爸……好舒服喔……」


  「嘿……小淫女,流出那麽多的淫水」


  「爸,快,我要吃你的肉棒,快……快给我」


  岳父脱去了内裤,肉棒迅速跳出,果然如外面传言相同,岳父的肉棒,坚挺而壮硕


  老婆扶起了肉棒,一口含住,舌头不断的刮向岳父肉棒顶端,岳父露出爽快的神情说道


  「女儿,你含的老爸好爽喔,老爸也想吃你的小穴」


  话至如此,老婆顺从岳父的言语,将小穴靠近岳父脸庞


  此时我叹了口气,眼神飘向了趴躺在床上的岳母,只见岳母眼神恍惚,右手抚摸自己的小穴,嘴裡发出极细微
小声的叹息声


  「爸……求求你,女儿受不了了,快插进来」


  岳父的嘴唇离开老婆的小穴,露出了一丝笑意,说道


  「女儿,你这样就受不了了吗?」


  「是的,爸求求你」


  老婆顺势躺在床上,此时岳父扶起自己的肉棒,缓缓靠近老婆的小穴


  「快一点. 爸,快干女儿」


  「乖女儿,你急什麽,时间还长的」


  岳父将肉棒贴在老婆小穴,慢慢的磨擦著,此时老婆小穴流出大量淫水,正为插入而做准备


  「爸,拜託你,不要在整女儿了,快插入吧」


  「我的乖女儿,你要爸插入你那裡阿?告诉我」


  老婆的精神快达到崩溃,嘴裡大喊著


  「插入……插入女儿的小穴,爸,求求你」


  「好好……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什麽事,女儿都会答应你」


  「好的,乖女儿,我要你帮爸生一个小孩」


  我与岳母跟老婆被岳父的言语惊吓住了,但我的内心随即兴奋了起来,乱伦的刺激,彷彿是无底洞,打在三人
内心随即老婆陷入挣扎,但肉体的淫欲,不断腐蚀老婆内心的良知,终于良知胜不了淫欲,而崩溃


  「好,爸我答应你,答应你帮你生小孩」


  「爽快」岳父说完话,屁股一沉,岳父的肉棒最终插进了老婆的小穴


  「嗯……阿……」老婆舒服的叫了一声


  此时,岳父抬著老婆的大腿至肩膀,屁股的拍打声,更是急促


  「嗯……阿……好舒服……嗯……爸……你干的女儿好爽喔」
  「乖女儿,你也是,你的小穴紧紧包住爸的肉棒」
  「嗯……爸……大力点……ㄠ」
  岳父一次一次重重插入老婆的小穴,两人忘情的交构此时我裤裆的肉棒缓缓勃起,看著趴躺在床上的岳母,使
我忘情的将双手抚摸岳母的大腿老婆的呻吟声,彷彿是催情剂般,我撩起岳母的长裙,手指摸向了岳母的小穴,只
是隔著内裤,确感觉岳母小穴不断土出淫水,沾溼了岳母的内裤此时,岳父坚硬的肉棒不断刺向老婆的小穴「乖女
儿,舒服吗?」
  「嗯……阿……好舒服喔,爸不要停,你的肉棒又硬又大,干的女儿小穴好爽喔」
  岳父满意老婆得答覆,便说道「那……女儿……爸累了,换你在上面了」
  「喔……嗯……好的爸,让女儿来动吧」
  岳父将肉棒抽离了老婆的小穴,平躺在床上,此时老婆跨坐在岳父身上,肉棒在度差入小穴「嗯……」老婆忘
情的摇摆著臀部,岳父也发出愉快的声音「喔……乖女儿,在用点力」
  「喔……爸……快不行了……」岳父突然面有难色的说著「爸……女儿……也快高潮了」
  忽然岳父挺起臀部,老婆的身躯也开始不停颤抖「爸……你都射进来了,我的子宫都是你的精液了」
  「你不是要帮爸生小孩吗?」
  老婆累的趴在岳父的身上说道「嘻……好啦,但要瞒著阿光喔,不然它定会……」
  「这是一定的啦,说来真好笑,你妈担心我有外遇,但她绝想不到我外遇对象,居然是自己的女儿」
  「爸……别说了」老婆看一下手表,发觉时间不晚了老婆站起身来,此时老婆的小穴,都是岳父的精液「爸…
…你休息一下,女儿去洗个澡」
  「嗯……不如我跟你一起洗吧」
  两人一同走进浴室另一房间的激情落幕结束了,而这一间正要开使岳母受到眼前的刺激,内心的情欲刚刚被勾
起我立起身来,脱去了长裤跟内裤,扶起了肉棒,朝著趴躺在床上的岳母进攻「恩……」岳母忘情的呼叫了一声,
我的肉棒虽隔著岳母的内裤磨擦著,但乱伦的诱惑,使我们两人矇闭了良知我加重力道不断的磨擦,双手扶著岳母
的腰部,两人陷入了疯狂但很快,我的肉棒吐出精液,随即软了下去,在乱伦的刺激下,使我更快射出精液我的双
眼直视著眼前的电视萤幕,只见岳父与老婆整理一下衣物,便匆匆离开退房「你这样就结束了吗?」岳母扭著头,
眼中透露出怨恨的神情看著我说道「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这未免太刺激了」
  「嗯……我不是怪你……唉。是你爸跟你老婆对不起我们在先」
  「妈……算了,我们离开吧」我缓缓立起身说道「等一下,难道我们就这样放过它们」
  「妈……你这是什麽意思」我不解的问道「难道,我对你来说都没有吸引力吗?」
  「妈……你的意思是……」
  在与岳母说话期间,肉棒也慢慢勃起「来吧,脱去妈的内裤,我们也来想受乱伦的滋味」
  岳母一说完,我迅速脱去了岳母的内裤,将肉棒刺向岳母的小穴「嗯……来吧……光儿……阿……」岳母发出
了呻吟声,我更加快的猛力衝刺「妈……我好舒服喔……妈……我干的你爽不爽」
  「嗯……谢谢你光儿……妈也很舒服,……」
  「妈……要不要换个姿势?」
  「好阿……嗯……」
  我将岳母趴在电视萤幕上,双手摸向岳母的胸部「嗯……阿……」我猛烈的衝刺突然,感受到岳母小穴,不断
喷洒阴经,打在我的肉棒,看来岳母一经高潮了此时的我必须立刻抽起自己的肉棒,因为我也快射精了,但岳母好
像知道我的心意「光儿,射在裡面吧,也让岳母怀孕吧」
  「好……」好字说完,重重一顶,我的精液一滴不剩的射进岳母的小穴「好久没做了,小穴还麻麻的」岳母摸
著自己的小穴说著「妈,如果以候你还想要的话,女婿会陪著你做的」
  「以后一定还有机会的,我知道你的孝心,时间不晚,也该退房走人了」
  我穿上了自己的衣物,将监视器烧录的光碟放入自己的口袋,因为我知道这片光碟将是日后我最大的王牌我勾
著岳母的手,离开了饭店……